位置导航:首页>商务频道>经济评论>正文
派采购团必要“新重商主义”策略亦需改变
发表时间:2016-8-1 17:04:54 来源: 浏览:

   

  ■ 头条评论

  温家宝总理2日在伦敦表示,中国将在近期组织采购团赴欧洲采购中国需要的设备、商品和技术。英国《金融时报》将此举解读为“意在遏制欧洲地区针对中国出口的保护主义情绪”。

  回顾过去几年,自2003年之后,欧美等国对华贸易的巨额赤字使中国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积极通过国家权力,以适当的经济制裁和经济激励等正反两面的手段,促进国家对外政治和贸易利益,无疑是正确有效的方式。作为欧美日等发达国家早已成熟运用的对外政策手段,经济制裁和经济激励经常可以促使目标国经济行为偏好的改变,从而为本国获得显著的利益。此次赴欧采购团计划,正是经济激励手段的一次运用。

  将采购团这种经济激励手段作为对外政策工具,要达到预期目的存在一系列前提条件。比如目标国国内贸易政治结构,目标国贸易保护主义势力的分布和游说能力等等。以中欧贸易为例,中国去欧洲采购空客飞机这样的高端制造业产品,很难平息欧洲一些国家纺织业、手工制造业等传统产业的贸易保护主义情绪。从亚当·斯密以来的300多年自由贸易史看,还没有通过集中采购彻底摆平因赤字引起的贸易争端的先例。

  在2008年之前,国内经济学界曾经有过一个很热的话题:为什么中国可以避免后发国家在经济起飞后,几乎必然出现的“高顺差、高通涨”这一“双高”现象。直到2007年,中国经济在统计数据上所显示的,都是“高顺差、低通涨”。“双高”现象之所以被关注,是因为传统上,后发国家随着经济腾飞,出口顺差所带来的巨额财富增长,首先会令本国劳动者的收入水平大幅提高,促进国内投资和消费的旺盛,最终消费品和投资品的价格会不断上涨,直至生产要素价格与其他国家保持在一个相当的水平上,从而消解贸易顺差。

  而我们的现实是,经济的高速增长没有带来覆盖全民的社会保障和救济体系,后者推进的缓慢与前者的飞速发展同样引人关注。即使笼统地考虑国民平均收入增长水平,也落后于国家的经济增长水平。换句话说,中国人的劳动力价格多年来维持在一个较低的水平上,并且缺乏社会保障体系的有力支持,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内需不振。所以,中国经济没有出现通常的“双高”现象只是上述原因的副产品,更主要的后果是形成了眼下这个高度依赖大规模投资和出口贸易的经济结构。

  自由贸易出现前,“重商主义”曾大行其道,这种贸易策略追求尽可能多的出口和尽可能少的进口,从而造成贸易额大量出超。中国劳动力成本[FS:PAGE]被长期压低下造成的巨大出口优势与其说是自由贸易下的比较优势,不如说是多方面因素下的“新重商主义”优势。

  派出采购团体现了中国反对贸易保护、解决贸易争端的诚意,而继之以彻底改变这种“新重商主义”经济政策,全面提高劳动者的工资、福利和社会保障水平,才有可能释放普通中国人的消费潜力,通过内需增长摆脱对出口经济的依赖。顺带地,也唯有如此,基于对华贸易赤字之上的贸易保护主义,才有可能在我们的贸易伙伴国那里根本消退。

  □羽良(搜狐新闻评论部主编) undefined undef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