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读书频道>精彩书摘>正文

《蒋纬国口述自传》:关于我身世疑问

发表时间:2008-7-18 14:44:17 来源: 浏览:
 

 

    谈纬国先生(代序)刘凤翰

    一、身世与求学

    陆军二级上将蒋纬国将军,一九一六年十月六日,生于日本东京,生父戴季陶,母金子。稍后由蒋中正收养,并移上海交姚冶诚夫人照顾教育。初住陈果夫家三楼阁楼上,后移溪口,因与毛福梅夫人不合,一九二二年迁居奉化,不到一年再迁宁波。一九二六年北伐后,移居上海。与居正、吴忠信夫人等过往甚密。一九二七年蒋中正与宋美龄正式结婚,乃定居苏州南城,吴忠信家隔壁一个小巷内,自己盖的房子——南园。

    纬国先生小学是从上海开始,初人万竹小学,后移上海资源小学。搬到苏州后,进东吴(苏州)大学附属中学,并学少林拳与太极拳。一九三四年,参加全国会考,国家承认高中毕业,旋考入东吴大学物理系,主修物理,副修数学。在学校曾组织数人之小乐队,暇时演奏夏威夷吉他、斑鸠琴、小喇叭及手风琴等,颇得校中欢迎。纬国先生一心一意要做军人,并向父亲蒋中正提出要求。一九三六年德国莱谢劳将军(General Von Reichenan)到中国协助训练陆军,即将纬国介绍给莱将军,希望莱帮纬国到德国学军事。

    一九三六年十月底,纬国在上海登船,船经马六甲海峡,停槟城、巴拉湾,再横越印度洋,停孟买,经红海、苏伊士运河,十一月十九日,在马赛登陆,由中国驻德大使馆人员,经巴黎接到柏林。由谭伯羽(谭延闽之长子)接待,并进柏林大学语言先修班习德文,启用德文名字——WEGO。先住在一个意大利太太的家庭,稍后迁入一位德国太太的家庭,除在学校念德文外,回家后德国太太(纬国称德国妈妈)与他讲德文,要他背短文,说笑话,记名人演讲摘要,并改正一些音节或文法错误。也要他在自己朋友面前公开“演讲”,故其德文进步神速。

    依照德国的规定,进入军官学校前,必须接受入伍训练一年。即在正规部队内,插进入伍生一二人,随部队训练。一九三七年九月,纬国依此规定分配在山地兵第一师第九十八团第二营第五连,接受入伍训练,包括基本训练与山地兵训练。前者是以班教练为主,各个单兵教练皆在班教练中完成,让士兵一开始就有全班性作战概念,如何相互掩护,协同作战,全班行动,不塑造个人英雄;后者攀登山顶,背驮装备,山地行军,限制喝水,以及习惯寒冷山风吹袭等等。纬国在接受入伍生训练时,曾参加两次行军。一次是德奥合并[FS:PAGE],他们进军到奥国边界,另一次到捷克作战,占领捷克苏台登区。

    入伍生训练完成后,一九三八年九月,分配到慕尼黑军校,接受为期一年的军官教育。此一训练以营连战术为主,同时学习骑马、剑术、跳舞,才能被视为真正德国军官。在军校期间,纬国曾被希特勒召见三次,与德国其他将领亦有往来。稍后被派往德国第七军团见习。军团在德国称 ARMY COURT,是介于师与军之间的战略单位,借此可以了解德国正规部队编装、战术思想与野战战略。一九三九年七月,军校毕业,分发德国山地兵第八师服务,经柏林到波兰边境第八师报到。八月中旬奉命回国,九月一日德国进军波兰(欧战发生),十六日纬国在阿姆斯特丹登船,直航纽约。

    纬国到美后,临时担任中国派往美国考察空军学校教育之蒋孝棠中校随从。十月奉命进入美国陆军航空对空战战术训练班,接受空军战术训练,包括驱逐、轰炸、侦察等战术及地勤业务。翌年三月结业,稍作休息,七月再至美国陆军装甲兵训练中心受训。当时战车是步兵中重要武器,随步兵作战。此一训练,则是要装甲兵单独作战,由装甲排、连、营、团、旅,到师之编装、战斗、通讯,后方勤务、兵工保养、架桥工程,到装甲师之战斗演习。至一九四一年三月初结训,随即坐船到檀香山,改乘水陆两用飞机经威克岛、中途岛、关岛、马尼拉,而抵香港。再由香港换欧亚航空公司班机到重庆,至军政部报到,等候分发。

    二、参加抗战

    一九四一年五月,纬国被派往胡宗南部队任职。在此前数日,随军政部长何应钦由重庆到西安报到,并随何部长看胡之部队,及中央军官学校第七分校。因胡之虚骄,部队出现一些漏洞。后何返重庆,胡带纬国参观军械库,想炫耀所存军械。当纬国问库长(炮兵上校)有关一架丹麦造轻重两用机枪时,不但答非所问,且对军械一无所知,此人是否真是炮兵出身,亦被纬国所疑,故对胡部水准与胡之用人,大失所望。

    不数日,胡派纬国到第一师(师长李正光)第三团第二营第五连第一排任少尉排长。驻地赤水,纬国只身乘火车抵达,师副官处长用马接往所部报到,然后下部队就任新职。纬国当少尉排长,仅有两个月,同年七月即升第五连上尉连长。胡亦送一匹马给纬国备用。部队由赤水移防东全店,再移潼关附近守河防。时潼关以东,由第一战区(卫立煌)汤恩伯之第三十一集团军防守,潼关以西由第八战区(朱绍良)胡[FS:PAGE]宗南之第三十四集团军防守,双方相隔一条十二支河。汤军军纪甚差,常卖放一些人渡河到潼关以西。有一次一批日军谍报人员,带十二个地雷,偷渡过河,准备炸潼关隧道,被纬国放出之眼线查知,则全部活捉。当一九四四年五月,日军发动一号作战——河南作战。日第一军渡过黄河,参加灵宝会战时,纬国正以第一师第三团第二营第五连连长指挥部队守潼关车站与河防,及十二支河原有防地。不过,日军乃强弩之末,纬国与日军并未真正接触。

    同年八月,纬国离开胡宗南部队,胡找了几位师长为其饯行,纬国曾狂言:“半个鬼子一根毛。”指日军即将败亡,而毛泽东势力渐成气候。

    九月,以新一军上尉参谋为掩护,随“中国高级将领访问团”前往印度蓝姆迦,协调英美在印缅作战之矛盾,并参加中国驻印军战车训练班第二期训练。纬国在美国装甲兵训练中心,曾接受近十个月的训练,故对此次短期(四周)训练,驾轻就熟,并协助教官修好“自动平衡器”,得到美军之赞美。

    一九四五年六月,升往青年军第二。六师(师长方先觉)第六一六团第二营少校营长。纬国先到重庆晋见蒋委员长,再赴汉中第二。六师报到。

    时正夏天,卫生甚差,患一场痢病,因此发起灭蝇运动,并由第二营推展到其他营区。青年军第二○六师征收西北知识青年,故每连中都有一二位或三五位回教青年参加,他们宗教信仰、饮食习惯与一般混合汉人不同,且每人身上都带刀防身,有时在外边闹事。经纬国与方师长研究,将彼等合编为一个连,为纬国营之重兵器连,连长、连指导员,皆派回教同胞担任,此连后来军纪甚佳。

    胜利前,纬国从随身携带之小无线电机,收到重庆广播,知日本已无条件投降,时大众传播甚闭塞,整个汉中尚无人知道。纬国乘发薪之际,叫探员在汉中街上抢买烟酒、鞭炮及其他食物,作短暂之“囤积”;等大家都知道抗战胜利时,再加倍卖出去,不但庆祝吃喝没有用钱,每个士兵还发了双薪。同年纬国与石静宜小姐在王曲第七分校举行结婚典礼,由胡宗南将军主持。

    ……

    九、战略学会及其他

        (一)战略学会 一九七八年三月十八日,纬国在三军大学校长任内,以其研究军事战略、野战战略的心得,邀集国内的学术界人士、金融财经专家、工商企业名流、[FS:PAGE]退役与现役将校召开大会,正式成立“中华战略学会”,为民间学术团体。采会员制,每年举行一次大会,选出理监事,执行大会决议,设秘书长一人,副秘书长一至三人,会本部设企划组、出版组、行政组、秘书组、咨询中心等单位。并附设战史组,负责编纂国民革命军战史,其行政独立。会员分编政治、经济、心理、军事等四个战略研究会,依个人志愿或专长,自由参加相关研究活动。此一学会,有军方人员协助,曾盛极一时,至今近二十年,新陈代谢不够,人员老大,思想闭塞,渐趋式微。

    (二)候选而不竞选 一九九○年,“总统”改选。一些对蒋家不忘情之老“国大”代表,对李登辉先生不接受,以滕杰为首,准备拥纬国出来竞选“总统”。最初蒋(纬国)、林(洋港)配,后以本土化关系改为林、蒋配,已见诸行动。纬国喊出“候选而不竞选”,此话不通,且“黄袍加身”时代已过。不过这正代表纬国之个性,想做事,又不敢光明正大地去做,此种个性,误其终生。

    当时中国国民党内形成所谓“非主流”,表面上是司法院长林洋港、 “国安会”秘书长蒋纬国、行政院长李焕、国防部长郝柏村,后来又加上经济部长陈履安。竞选初期布置之际,“总统”李登辉在中国国民党中央的基础以及行政系统人脉尚未稳固,如合五人之力,在旧国代中击败李登辉先生应无问题。不过五人中各有各的算盘,并未真实合作。在此期间纬国去了一趟美国,回国后郝即告他,林、蒋配已改为林、陈(履安)配。为此大家协商一次。

    三月六日(星期二)晚上,在陈长文家开会,纬国、林、陈只身前往,李带其子庆华,郝带其子龙斌,另外一个人是多变的关中。陈长文只是借地方,端茶倒水,表示不参与国家大事。郝先发言,说出由林、蒋配改为林、陈配主张,纬国未表示可否,林则说:“‘票’都在‘纬国二哥’手里,现在争取的一百二十票连署,也是他的关系,假定他不参加,我自己无票,履安兄有多少票我不知道。”因为争取国代选票,纬国说此会又恢复林、蒋配。

    那天晚上李焕始终没有说话,不过九点多散会前他要纬国将所联络过的国代名单给他,以便为彼等助选。但纬国不作此想,他说三天前(三月三日),李焕曾透过何宜武(“国民大会”秘书长)与他商量,将票让给李焕,加上李手中有数十张国代(为东北籍)之选票,即可造成李(登辉)、李(焕) 配的局面。此事各说各话,真假难分,但尔虞我诈,绝无合作之诚意。[FS:PAGE]从此观之,就是无“八大老”从中协调,亦会被意志坚定、敢做敢为的李登辉先生所各个击破。

    (三)兄弟之间 经国先生出生在一九一○年四月二十七日(农历三月十八日),较纬国大七岁(六年九个多月)。经国、纬国是由两位不合的母亲带大。两人个性不同,后来所受的教育也不一样,故彼此想法也不尽相同,但互相保持兄弟关系尚好,绝非一些杂志所描绘的“恶斗”。实际上,纬国与经国的势力,以及在父亲面前的分量无法相比,他也没有胆量与智慧向经国先生挑战。

    纬国感到最困扰的是:一些人自愿(非经国先生授意)调查他的小事,提供给经国先生身边小人,再由经国先生转告他们的父亲,破坏纬国与父亲的关系,让父亲对他生疑或不悦。“湖口事件”经政战人员的扩大与渲染,变成“湖口兵变”,这使纬国最痛心。所以稍后写了一份《政战改制报告》,呈陆军总司令部,在作业开始时即被经国先生封杀,而影响所及是“陆军作战发展司令部撤消”与“罗友伦升陆军总司令被阻”。由此可知经国先生势力之大,更显出纬国势力微不足道也。

    不过兄弟之间亦有亲情之表露。当蒋孝武喝醉酒,为离婚太太出国,在松山机场拿手枪乱闹时,无人敢管,经国先生万分为难下,还是纬国挺身而出,亲到机场,将酒醉带枪的侄儿平安地带回家。经国先生重用李登辉先生前后,亦找纬国长谈。纬国升陆军二级上将,长三军大学、调联勤总司令,上将届龄(七十岁)退役后,转“国安会”秘书长,都是经国先生核定的。为什么许多人不在大处着眼,却以“宫廷王子之争”牵强附会? (四)纬国病逝 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九日,纬国以胰脏炎、肝脓疡在荣总动肝胰手术,十月十八日出院,至十二月初始恢复正常工作。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清晨四时,以主动脉剥离症,急送荣总,时已昏迷。医师经家属同意,即刻动开胸手术,从死亡边缘将其救回。从此身体多病——血压高、糖尿病、荷尔蒙失调——体内许多器官已老化或损坏,完全以药物或洗肾维持,此后对外接触谈话较多,真真假假,无足凭信。

    一九九七年九月一日,因肺炎并发急性呼吸衰竭,转至加护病房治疗,旋以败血症感染严重,院方以呼吸器高氧气治疗、血液透析、加强营养、静脉注射短效麻醉剂维持生命。至二十三日夜十一时三十分不治逝世。

    内容简介

    蒋纬国是蒋氏家族的重要成员。他八[FS:PAGE]十一年的一生,经历了中国现代史上的所有重要时期。他的身世与经历,他的婚姻与家庭,他与蒋介石、蒋经国的关系,他晚年的政治抉择,都曾经是主导社会新闻、影响政情发展或令社会高度关注的内容。他晚年曾说:“这辈子里,充满了挫折。”这部由他口述的自传,完整地记述了他一生的重要内容。

    一、关于对蒋介石一生功过的评价,他强调:1、用亲历的几件事证明蒋介石“是积极抗日的”,如编制、训练60个师准备抗战,建设云贵川大后方以备抗战,由上海战役扭转日军由北向南的作战方向,迫其由东向西最后走向失败;2、认为蒋介石采取以德报怨、化敌为友的方式,对平服军阀、统一全国是有功绩的;3、替蒋介石反共辩解,认为是三民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分歧使然,同时认为苏联对中共的支持和美国的妥协造成了国民党的失败。他还专列一节,讲述蒋介石对蒋纬国的父子深情。

    二、披露大量个人身世的第一手材料,主要有:1、证实自己为蒋介石结拜兄弟、国民党理论重臣戴季陶与重松金子(日藉)之子,出生后即由蒋介石与姚冶诚夫妇收养。因此他称蒋介石为“父亲”,称戴季陶为“亲爸”;2、披露自己的养母、蒋介石第二任妻子姚夫人的革命党人身份(此前资料里,均说姚夫人身份是陈世英家的姨娘,被蒋介石纳为侧室),而且,姚夫人完全是为蒋介石获得广东方面支持的“革命需要”主动与蒋协议离婚的;3、披露作者当年与姚夫人回溪口老家侍奉祖母时受到过蒋第一任夫人毛氏的虐待,姚夫人与毛夫人的过节实际上成为蒋经国与蒋纬国后来纠葛的前因;4、澄清自己第一任夫人石静宜的死因,非为自杀,而是误服了过量安眠药后,又遭医护人员误诊,突发心脏病导致的死亡。

    三、本书核心部分。时间跨度从1941年到1986年,即蒋纬国留学德国回国进入胡宗南部从军开始,直到从国防部联训部上将司令位置上退役,共45年从军生涯。可知蒋纬国的一生,大部分参与了国民党军队的建设、建制、编训、教育和蒋介石军队理论的实践。讲述了大量生动、具体的生活细节,内容几乎全部是首次公开出版的。

    四、一生中仅两次涉足政务。1、上世纪50年代初期帮助蒋介石设置“国家安全会议”机构及建制,这个机构担当了从“以党为主”的训政时期向宪政时期的过渡功能。蒋纬国退役后又担任6年多“国安会”秘书长。2、1990年总统改选时,一些老国大代表不接受李登辉,欲推蒋纬国出来竞选总统,但蒋纬国却[FS:PAGE]主张“候选而不竞选”,认为只要逼迫李登辉放弃“台独”立场,他个人就可以放弃竞选。这件事由于当时司法部长林洋港、行政院长李焕、国防部长郝伯村和经济部长陈履安之间明合暗离的关系,最后终于让李登辉乘虚得胜。

    五、回忆自己两次大的病危过程和对自己性格特质的总结。1、特别念念谈到他第二次病危昏迷中,多次见到父亲(蒋介石)、戴伯伯(戴季陶)、朱执信和吴忠信等人来看望他,他梦中首次称戴季陶为“亲爸”。2、通过一系列生活小故事,讲述自己一生在“忍耐”二字上的功夫,忍耐和退让是蒋纬国的性格主调。

    六、晚年政见。1993年访美时,蒋纬国明确表示:“我很诚恳地赞成邓老(邓小平)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他认为,这句话是有双重意义:对大陆而言,是鼓励他们走总理(孙中山)的民生主义;对台湾而言,就是要打击那些否认自己是中国人的人,同时也让台独运动死了心。当时这些言论在台湾引起轩然大波,一些台独分子甚至不准蒋纬国回台湾,“就是回来了也要驱逐出境”。

 

图片新闻推荐

 
中 国 影 视 网 -- 满 足 您 的 知 情 权 www.cntv100.com
推荐信息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