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读书频道>好书过眼>正文
73岁张贤亮新作写精子危机
发表时间:2016-5-18 10:14:58 来源: 浏览:

   

 

2008年2月22日,著名作家、宁夏文联名誉主席张贤亮做客新华网。>>>访谈实录

    在中国当代作家中,张贤亮是一个饱受争议、极富传奇的作家。早在1957年,他因为发表长诗《大风歌》而被列为右派,遂遭受劳教、管制、监禁达十几年,其间曾外逃流浪,讨饭度日。1979年重新执笔创作后,发表了《绿化树》等小说,又因为大胆描写“性”题材受到非议;1993年初“下海”,创办华夏西部影视公司,下属的镇北堡西部影城已成为宁夏重要的人文景观和旅游景点。同时,他还是全国政协委员。这位亦官、亦商、亦文三位一体的作家在沉寂多年后,在今年《收获》第一期上发表了描写未来精子危机的长篇小说《壹亿陆》,文章甫一发表,便引起极大反响与争议。有人指责他的小说太荒诞,有人认为太低俗,有人很反感他在书中打广告。为此,本报记者昨天(17日)专访了张贤亮本人,他对此作了一一解答。

    性描写泛滥?

    我的小说哪儿低俗了?

    记者(下简称“记”):爱好你以前小说的读者这次不太习惯,比如语言太大白话了,有一些不必要的粗话,性描写也比较泛滥。你自己怎么看?

    张贤亮(下简称“张”):我现在要申明两点,作为一本小说,我的《壹亿陆》没有一句“性描写”,也没有“粗口”。有的报道说我的小说太“低俗”,搞得有些出版社也不敢出版了,我的小说哪儿低俗了?我是一个作家,作家要写活人物,必须跟这个人物的生活环境、性格相符合吧?我当时是这么想的,农民工进城不容易,要写他们进城之后的生活,最典型的就是写那些最底层的民工,男的要算是拾破烂的,女的是做小姐的。所以我小说中那个男的民营企业家王草根早期就是一个拾破烂的,而那个陆姐早期就被迫做了小姐。现实生活中是这样子,我只不过是真实反映出来。有人说我有“性描写”,其实从头到尾都没有一笔。小姐生活也不是我的虚构,我是按着人物的发展来写的。有报道批评说我的小说有“粗口”,这有些冤枉。我要写现实世俗的草根生活,不能让他们说一些唯美、华丽的词藻吧?我们写作总得按写作对象的地位、身份来吧?他们说什么话,我是按照情节逻辑进行的。

    记:我的感觉是,虽然小说写得有点情色,赤裸裸一点儿也不遮拦,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关键还是叙事上老成、潇洒,讲究而不露痕迹。在这部小说中,以主人公的性意识觉醒过程为小说的重要线索,让我们看到你以前很多小说[FS:PAGE]的影子。

    张:也不是我所有小说都这样,我的长篇《男人的风格》就不是。这么写,只希望反映一个人的成长过程——没有比写一个人的性意识觉醒更能反映一个人从压抑到觉醒的过程的了!一亿六一开始生活在姐姐的爱护下,虽然他身体、心智各个方面都已经完全成熟,但还是像个十几岁的孩子。后来经过别人的帮助,才慢慢解开心理障碍。通过这种描写,我们就发现一个人不是平面的,他成长了。由他的成长就会看到他身边的人物也是变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