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读书频道>媒体书评>正文
王蒙:读书使我感觉良好
发表时间:2016-5-18 9:56:57 来源: 浏览:

   

近日,我们前往王蒙先生的家中拍摄他的书房。我知道写作是需要大量个人时间和空间的,一个一生都能够潜心于写作的人,会很珍惜时间,我也格外地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

    我感觉王蒙先生家中的书房,透着更多的生活气息,书房并不太大,铺着地毯,中间的桌子上放着两台用于写作的电脑,两面摆放着书架。书架上的书分门别类摆放得很整齐很有秩序。王蒙先生指着中间的书柜告诉我们:“我还是比较重视工具书的,所以《词源》、《辞海》等我预备得还是比较全的。这里的书我用得最多的还是工具书。”提到工具书,王蒙先生给我们讲起了一段小故事:我女儿小的时候,她看我整天查字典,就问她妈妈:“爸爸每天看的那本厚书是什么书啊?”她妈妈说:“这叫字典。”“字典是干什么的?”她妈妈就给她解释:“当你有字不认识的时候就去查。”我女儿很惊讶说:“我爸爸有这么多字都不认识呀?要不他干嘛用这么厚的字典?”王蒙笑着说:“我觉得她对我的评价特别对,一看这个,就说明我有这么多字都不认识。”

    紧挨工具书书柜的全部是他创作的书的外文版——韩语的《活动变人形》,俄语的《王蒙选集》,德语的《夜的眼》,泰国诗琳通公主翻译的《我的蝴蝶》,罗马尼亚出的《深的湖》,美国出的《坚硬的稀粥》……王老不厌其烦地一一介绍着书架上的书,我望着全是外文版的“满眼书”感叹道:“您记忆得太清楚了!”王蒙先生却说:“这就像自己个儿的孩子似的,怎么能混了呢?”

    有人这样说:“王蒙在上世纪50年代以《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初登文坛,80年代以《蝴蝶》、《春之声》、《青春万岁》、《活动变人形》蜚声文坛,本世纪初又有《我的人生哲学》、《尴尬风流》搅动文坛,王蒙的文学创作贯穿于中国当代文学史。”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王蒙先生的写作生涯,我想他是真正“笔耕不辍”的人,不论身兼何职,他的创作步伐都从来没有停滞过。王蒙曾经说过:“我参加革命比较早,我去新疆也从最具体的组织工作做起,建立团支部,吸收团员。后来当官、当文化部长也不足为奇,那时我有时还坚持‘全天候’创作。我分析自己的性格,相对做官、搞研究,觉得我还是比较适合写作,因为我性子直,说话尖刻,易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