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读书频道>媒体书评>正文
王春元:用人性的笔锋拷问富翁的灵魂
发表时间:2016-5-18 10:00:30 来源: 浏览:

   

     作为电视编导,他很出色,其策划创办的《风格传播》等十多个专题栏目,包括现在执掌的《财智人物》几乎都是北京电视台的收视热点,捧红过几多主持人,而他自称隐身人。如今他正在筹备北京纪念解放60周年的大型电视晚会,依然行云流水,不露圭角。
 

  作为畅销书作家,他很出挑,其著作出一本火一本,《忏悔无门》、《灵魂21克》、《转身》等等,屡屡占据各地畅销书榜前十,在地下书市亦是被盗版的热门。

  倾听“忏悔”、拷问“灵魂”、审视“转身”,他用镜头浮光掠影,他用笔触穿越拷问,他采访过的名人富豪几人能遁形?据传,美国的有关方面正拟将《忏悔无门》改编成百老汇音乐剧,《灵魂21克》也在国内筹拍电视剧。

  王春元要不“红”也难。

  牛蹄声疾,新年迫近。春元来到上海的那一天,正遇漫天细雨。田子坊深巷中一间印度菜式的餐厅却大大咧咧地拱着北方人家的炕,客人呼朋唤友,盘腿围坐,高谈阔论间一扫沪上寒冬的阴柔。这一生在宁夏、长在北京的汉子与笔者对座,惜无他喜好的白酒。红酒醉不了他,唯有对话[FS:PAGE]爽如烈酒。

  话题直奔如今已成为热门词汇的“转身”而去。

  想起春元在《转身》卷首语引用的那句话:世界的方向不仅在未来,还在过去,需要转身才能发现。

  人生的转身何尝不是如此……

  人生的转身,成功就是硬道理

  王春元认为,转身是对原有的轨迹或者路径的一种再选择,是向固有的、错误思维的一种断然的决裂,是向真理的一次勇敢的选择。转身是以人为本,是向正确的路在走。以微观的视野来看待宏观变化,这恰恰是中国思维里稀缺的东西。王春元试图通过这两个字来提供微观的看待历史或者说是解读历史的一种方式,一种方法。

  人生道路的选择,只要不涉及违法层面,无所谓对与错,成功就是硬道理,尽管成功的标准各人有各人的理解。春元写多了别人的转身,其实他自己的转身也大有精彩之处。就如他被网友们引用的语录:作为人的话,永远都有共通性的。

  春元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新闻系,当时应当说是很令人羡慕地被“组织”看中,从学校直接进入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在市委新闻处从事理论研究,做一些新闻政策性管理的指导工作。这对他来说最大的好处是培养了宏观意识、大局意识,在其以后无论掌镜还是执笔,他都能将主人公的转身置于时代变迁的大背景中演绎,这与他的十年党务机关经历不无关联。

  但个性鲜明、生性活跃的春元,实际上并不适合这种讲究整体、过于规范的氛围。他的个性与工作体制至少在不断产生思维的冲突。于是他决定离开北京市委。他戏言,别人在市委机关多年都得了“官”,他就得了个“媳妇”(北京人管爱人叫媳妇)。他的爱人是他在北京市委机关的同事,典型的办公室恋情,当然捎带的结果便是有了一个如今已在读初中的儿子。

  这是他的第一次“转身”。拍了两年广告,先后在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北京电视台供职。这一个十年,使他从理性走向实践,直截了当地切入社会各个层面,广阔天地大开视界。阅人无数,深知了世间冷暖,于是他又悠悠地开始第二次“转身”:著书立说,并在2006年成立了“春元人物传记工作室”。当然这是不算彻底的转身:还是电视人,兼为作家而已。其潜在的原因或许还是他多次对我说起的那句话:电视节目是集体项目,容易抹杀个人的东西,而码字是很个性化的事情。如果说电视是群体对群体的主张和影响,那么读书、写书就是个体之间的倾诉和慰藉。可不是,出了几本书,王春元的“名头”在百姓中响了许多。

  王春元老说:“写书是玩玩。寻求快乐而已。[FS:PAGE]生活就是要快乐,快乐难得。”其实他骨子里有一种野性,就是想尽情随性地抒发所感所想。

  他每年夏天都要独自驾车到草原上去,放放羊,骑骑马,夜宿蒙古包,不时与互不相识而又性情相投的人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冬天,经常悄悄地溜进北大,在结了冰的未名湖上无忧无虑地滑冰、打冰球。他说最不怕“冷”,其实这也就是他骨子里的一种东西。可惜今年春节前不幸在冰上遇险摔成骨折,而他在电话中却轻松地对我说:“没事,老天爷让我闲一回!”遇险不惊,临危不乱,执笔时大气自生,叙事间大爱动人。性情中人的笔端方能尽现真性情,性情中人的转身才能酿出别种滋味。

  春元尚处在不惑与知天命之年的夹缝间,谁能肯定他以后不会再有“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