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读书频道>书摘一叶>正文
季羡林上课偷看《金瓶梅》
发表时间:2016-5-18 10:05:25 来源: 浏览:

   

 
 
 

资料图片:钱文忠(左)与恩师季羡林

资料图片:钱文忠(左)与恩师季羡林

    最近的《我的老师季羡林之学生时代》一书和在“百家讲坛”有关《三字经》的讲座,使复旦大学教授钱文忠再次成为公众焦点。昨天(16日),钱文忠披露,老师季羡林从小就有上课偷看书的习惯,中学时期就是以这样的方式看完《金瓶梅》的

    最近的《我的老师季羡林之学生时代》一书和在“百家讲坛”有关《三字经》的讲座,使复旦大学教授钱文忠再次成为公众焦点。昨天(16日),钱文忠披露,老师季羡林从小就有上课偷看书的习惯,中学时期就是以这样的方式看完《金瓶梅》的

    季羡林高考数学得4分

    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很多人记住了钱文忠,是因为他是季羡林的得意门生。几年前季老住进医院之后,人们便时常能从钱文忠和季老另一位学生唐师曾那里得到一些老人家的消息。《我的老师季羡林之学生时代》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写成的。

    为了写这本书,钱文忠听季老讲了很多故事。钱文忠说,令他记忆最深刻的是,季老小时候很顽皮,打架很厉害,而且还上课偷看书。“他的桌子上放着课本,桌底下偷看各种书。他什么书都偷看。在中学时代他把《金瓶梅》看了。”

    另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季老小时候文理偏科严重,这些钱文忠在写书的时候都没有避讳。为此钱文忠还做了细致的调查。他先是问季老高考数学究竟考了几分,季老只说“很低的”,其他并不多言。锲而不舍的钱文忠于是去查了清华大学的档案,发现百分制的考卷季老只考了4分,而且他的第一志愿居然是数学系。“那时像钱钟书也是15分,吴晗0分,但是后来都成了大家,你怎么能否认他们对中国文化作出的贡献呢?所以这要反思我们今天的招生制度,是不是应该给这些偏才学生开一个单独的通道?”

    最近有人称,在旧书摊上买到了季羡林的一些书信以及合同。钱文忠觉得这批书信都是真迹,合同也应该是真的,因为季老与张艺谋签署授权合同一事知道的人很少,不好伪造。这份合同大约是2005年签的,当时张艺谋及其团队希望能将季羡林翻译的印度古典梵文诗剧《沙恭达罗》汉语本改编成舞台剧,于是找到季羡林。钱文忠表示:“季老希望我也参与改编。知道当年这件事的人很少,所以应该是真的。至于怎样流出,在没有证据前,不能乱做结论。”

    讲《三字经》创下高收视率

    尽管从不承认“危机”之说,但是钱文忠在春节期间开讲《三字经》对于“百家讲坛”的微妙作用,自不讳言。钱文忠没有让“百家讲坛”的编导们失望,记者了解到,钱文忠解读《三字经》自春节黄金周开播以来创下了很高的收视率,平均都有0.212%,最高超过了0.31%。

    这的确是最近“百家讲坛”很高的收视率,此前,该栏目2008年第三季度的收视率只有0.17%。钱文忠借机继续为“百家讲坛”辟谣,“实际上据我所知,‘百家讲坛’收视率没有出现所谓大落的情况。去年一年里收视率有过一些变化,很正常,因为2008年对于中华民族来讲是非常特殊的一年,我们经历太多的事情。”不过钱文忠也表示,“百家讲坛”的确也面临新的挑战,其中一点就是如何保持生命力。“任何一个节目都有生命周期,‘百家讲坛’的生命周期已经相当长了,而且依然保持那么大的受关注的程度,这是很不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