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读书频道>网友书话>正文
刘苏里:30年, 人、书籍与社会
发表时间:2016-5-18 9:47:55 来源: 浏览:

   

 
 
 

《顾准文集》

 

    《光荣与梦想》

    《第三次浪潮》

    《释梦》

    《增长的极限》

    下面叙述的“故事”,时间跨度30年,主题是人、书籍与社会脉动的关系。

    故事一点点展开,由近及远,直至源头。有两点发现:我们前行的距离,已经很远很远;可站在出发点向前望,目标似又模糊起来……很契合中国这30年的情形。

    1

    对大多数人来说,1976年10月之前,除政治学习之需,几乎没有其他读书生活。不是过来人,难以置信。

    但还是有人有书读,多数是“偷”来的,在人群中,到底是少数,甚至极少数。有书不能读,或根本无书可读,是普遍实情。1978年之后用了近10年的时间,“买书难”才得以缓解,证明中国读书人被饿到什么程度。1978年5月,国家出版局组织重印35种中外文学名著,一次性投放市场1500万册,瞬间售罄,堪比十年后深圳发行股票造成的轰动。

    那一年我在黑龙江虎林县,准备高考。

    2008年,据说是书店零售业最惨淡的一年,20年前的买书难,转为今天的卖书难,是原因之一。20年,卖书一事,天上人间。

    可30年的国人阅读史,源头大概就在1978年2月下旬到5月初的三十几种重印书上市。从大势看,这几十种重印书,恰如涓涓细流,自此慢慢形成洪流,排山倒海,一泻千里。

    1979年夏季,在我入大学前不久,李泽厚出版了《中国近代思想史论》。李的哲学奠基著作———《批判哲学的批判》,据说成稿于“文革”,到1979年初才有机会与读者见面。直到1986年《古代思想史论》和1987年《现代思想史论》出版,李泽厚八十年代启蒙思潮精神领袖的地位,再无人挑战。

    李虽是那个时代年轻学子当之无愧的精神偶像,但却不是我的,我更喜欢日本人木村久一关于天才儿童教育法的《早期教育与天才》和《豺狼的日子》。

    读所有能读之书,只要带字儿。卢梭《忏悔录》(人民文学1980)、吉田茂《激荡的百年史》(世界知识1980)、费正清《美国与中国》(商务1980)、丹纳《艺术哲学》(人民文学1981)、爱克曼《歌德谈话录》(人民文学1978)和奥威尔的《1984》等等。

    2

    八十年代,是中国开放后的启蒙时期。

    此前的四年,是中国“解冻年代”的曲折年代。人们压抑几十年,尤其“文革”十年,愤怒的火焰达到一触即发之势。“伤痕文学”正是在此背景下悄然走热。地处偏远的边疆小镇,感受解冻的热度,比之中心城市,差得很远。补上伤痕文学一课,在我,已是几年以后的事。因为我们那里,很难看到发表《班主任》、《伤痕》的报刊。读张洁的《爱,是不能忘记的》,叶文富《将军,你不要这样做》,是大学一年级下半学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