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教育频道>成人教育>正文
有职业无教育:从职教畸变看促进就业政策困境
发表时间:2016-7-13 17:38:09 来源:光明网-光明观察 浏览:

   

一方面是职业教育的畸变——民工中介;一方面为了扩大就业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这就是促进就业政策的困境。

日前,上海交大教授熊丙奇先生在其博客上大声疾呼:莫让职业教育变成了“民工中介”。直言当下的中职教育面临的严重问题:有职业无教育。从2005年开始,教育部主张中职扩招以来,我国的中职教育似久旱逢甘霖,获得了极好的发展机遇,许多有识之士为此欢欣鼓舞,以为教育与社会经济的良性互动为期不远矣!然而,人们还没回过神来,职业教育却面临着畸变为“民工中介”的危机。

这一危机是怎样的景象呢?具体来说,就是中职教育变成了仅仅为发生“民工荒”的企业输送民工的中介组织,在这一系统中,学校一方面因为招收学生而获得国家补贴,一方面因为向企业输送学生民工获得中介收入,学生则花很少的钱就可以获得一个工作,有一份收入,企业也因为源源不断的学生民工的输入而生气勃勃,政府则获得了职业教育大发展的政绩……这一切看起来是一个四方共赢,皆大欢喜的结局,却被有识之士一针见血地指出:职业教育成了有职业无教育!正如熊丙奇先生所说:这种“职业教育”并未实现受教育者职业技能的提高,也无益于整个国家人力资源的优化,更难以向大量技术岗位提供高素质的实用技能人才,它偏离职业教育发展的方向。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们播下了龙种,却面临着收获跳蚤的危险?

就笔者的意见,职业教育的畸变并非自身造成,而是来自外部因素。这就是我们就业政策的先天不足!多年以来,政府已经形成思维惯性,为了解决就业,就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以吸收更多的人就业。而这一举措在今年更上升到法律的层面,我国的《就业促进法》在对国家实行促进就业的产业政策作了哪些规定呢?其中的第十一条、第十二条、第十三条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把扩大就业作为重要职责,统筹协调产业政策与就业政策。……鼓励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服务业……。为什么说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就会导致职业教育的畸变呢?劳动密集型产业是吸纳劳动力的大户,它不以知识、技术见长,而以劳动力的廉价为优势,为了获得高额利润,必须要有相当的经营规模,而劳动力数量的扩大是其必然选择。因此它对大量廉价的劳动力有着天然的饥渴!一边是急着少花钱甚至不花钱就能找到工作的学生,一边是急需廉价民工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在促成这一交易的过程中,学校能获得巨额的利益,同时又能轻易地规避来自政策与制度的风险!此等好事,除非是圣人,放在谁身上,谁都会做。相反,假如我们一直鼓励及鞭策企业加快产业结构的升级,通过发展知识技术密集型产业以提高劳动生产率,从而获得利润,那么我们对民工这类廉价劳动力的需求就会减少,学生假如学不到市场需要的知识和技术就会找不到工作,这时他就会主动要求学校教给他真正实用的知识和技术,有了市场的外在压力,职业教育就必然不会再是有职业无教育了。这就是职业教育畸变的内在机理。气象学领域有一个闻名的“蝴蝶效应”,说的是亚马逊流域的一只蝴蝶扇动翅膀,就会掀起密西西比河流域的一场风暴。后来被广泛地运用到社会经济各方面,意指一件表面上看来毫无关系、非常微小的事情,可能带来巨大的改变。而我们不足的就业政策正是扇动职业教育畸变风暴的那只蝴蝶!

这下该困惑的是政府了,为了扩大就业不得不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而劳动密集型产业一方面导致了职业教育的畸变,另一方面使整个国民经济的产业结构一直徘徊在最低层次,进而沦落到为全球打工的困境。真可谓进退维谷。其实,对于促进就业,我一直有一个观点,就是不能以牺牲产业结构的升级来换取就业规模的扩大。产业结构的升级是促进经济飞跃发展的有效途径,而经济的发展必然带来就业规模的扩大、就业质量的提高。然而,许多人士就会指出,目前中国的现实是经济在发展,但就业规模并未同步扩大。这说明有另外的因素影响着这一机制的有效发挥,并不是这一机制在中国不成立。假如消除了这些因素,它依然会表现出它的强大力量。那么是哪些因素制约了这一机制的有效性呢?垄断!政府的垄断!就业,就本质上讲,就是资本与人的结合,但由于政府的垄断,巨额的民间资本无法或者不愿意投资兴业,更多的是买房置地,保守经营。而这又导致了房价高涨,进而流动性过剩……。说得通俗一点,资本与人的结合就像恋爱结婚,假如资本为男方,劳动力为女方;那么政府的资本就是公子哥儿,民间资本相当于天下寒士,由于公子哥儿的垄断或者其强势地位,女方都必须或愿意与他恋爱结婚,而民间寒士要么无法恋爱结婚,要么干脆出家当和尚算了。如此,天下会生出多少的旷男怨女来?

作者张恒亮系独立学者、学业规划与升学决策研究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