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娱乐频道>博文酷评>正文
品《赤壁》细节 “关公教诗经性教育太早了”
发表时间:2016-7-25 16:28:52 来源: 浏览:

   

关公教私塾性教育恐怕太早了点

刘备第一要务是立足,而非编草鞋

张飞写隶书是成立的

“萌萌”和荆楚的确没什么关系

三国时只有“百姓”,没有“老百姓”

孙小妹有点“港”,有点“潮”,那是自然

方北辰,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历史学博士,三国文化知名学者。

研究三国历史的学术专著包括《三国志注释》《孙权新传》《曹丕新传》《刘备新传》《三国志诸葛亮传导读》等等。曾在《赤壁》成都全球首映庆典之前,为成都市民提前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武侯夜话”讲座。

这个夏天,《赤壁》不仅创造了票房4天过亿的神话,更是在网络上催生了众多“三国问题专家”:到处充斥着给《赤壁》的历史问题挑刺的人们!

刘备长期坚持为兄弟编草鞋有可能吗?张飞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有典故吗?关羽带孩子朗读“关关雎鸠”有根据吗?本报记者特约三国史专家方北辰教授,为这些问题找出一个权威的答案。

周瑜来到刘备军营。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刘关张。刘关张表现出来有几个细节,在看电影的时候引起了观众的笑场。

成都商报:影片中,关羽正在教一群小孩子读书,“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时一个孩子问:“我们都吃不饱饭了,还读这些干嘛?” 关羽回答:“读好了书,长大以后才有饭吃。”这个回答符合关羽的性格吗?他教给孩子们这篇《诗经》里的爱情诗,合理吗?历史上的关羽是不是真的很有文化?传说中的关羽夜读《春秋》是后人杜撰的吗?

方北辰:准确地说,关羽喜好的是阅读《左传》,而非《春秋》。关公爱读《左传》,史书上那是有明确记载的。陈寿《三国志·关羽传》裴松之注引《江表传》说:“羽好《左氏传》,讽诵略皆上口。”他把《左传》读得来可以随口背诵其中的文句,可见他并非胸无点墨,而是颇有几点墨水。但是,这个情节引人发笑,不是因为关公从来没有当过私塾老师,而是教毛桃子娃娃们学习男女情事的爱情诗,性教育恐怕太早了点。再加上是由五虎上将之首的关二爷来教,更有点匪夷所思。其实,若是他给娃娃们讲《左传》的有趣故事,可能就好了。《左传》里面的有趣故事多得很嘛。

成都商报:周瑜进来时张飞正在练习毛笔字,他写的是隶书,字写得不错,得到了周瑜的称赞。猛张飞真的能写一手好字吗?在很多人心目中,他是杀猪的,几乎等于文盲。

方北辰:把张飞最初职业确定为肥猪生命的终结者,出自罗贯中《三国演义》第一回中的“麦酒屠猪”这句话。陈寿《三国志》中,没[FS:PAGE]有张飞是杀猪匠的记载。罗先生不仅把张飞弄到杀猪场去上岗就业,还把张飞原本的表字“益德”,改成了“翼德”。大概他觉得有羽翼才能够飞翔,却不知增长道德更是让人飞翔的途径。但是,电影中让张飞写隶书大字,倒是有一点根据,并非完全编造。在今四川渠县城区东北的八濛山上,赫然有两行隶书大字:“汉将军飞,率精卒万人,大破贼首张郃于八濛,立马勒石。”当地父老相传,乃是张飞在此击败来犯的曹军名将之一的张郃之后,使用丈八蛇矛在山壁上刻写出来的。公元215年张飞在此激战张郃,史文上有明确记载。至于是否真正出于张飞本人的手书,虽没有明确证据,但是由他亲笔书写,也不是没有可能。

成都商报:周瑜第一次见到刘备的时候,他正在认真地编一双草鞋。关羽和张飞深情地说,这么多年,都是穿着大哥编的草鞋,真的很结实。刘备是编草鞋出身的不假,但他已经贵为“主公”,真的还在给弟弟们编草鞋么?而且一直坚持了多年。

方北辰:记载刘备生平的陈寿《三国志·先主传》,对其早年的经历是这样说的:“先主少孤,与母贩履织席为业。”他很可怜,小时候家里的顶梁柱父亲就死了。于是与母亲“贩履织席”,艰难维持生计。所谓的“贩履”,也就是卖鞋子。没有明说卖的是草鞋还是布鞋。鞋子从何而来?或许是自产自销,也许是二道贩子做转手买卖。此处明确说明是他们家编织的东西,只有一样,就是草席。罗贯中的《三国演义》第一回,介绍刘备的职业,也是“贩履织席为业”,没有变动。因此,如果要较真的话,说他编草鞋,只是一种可能性。至于当上“主公”之后,他还当不当编编匠?我的看法是,艰难困苦,处在低潮,实在没得银子买鞋穿的时候,编几双来应急是可能的。但“这么多年”,都把二弟、三弟的草鞋包了,恐怕就有疑问。赤壁之战之前,刘备的事业一直极为坎坷曲折,屡起屡败,单是妻室儿女被敌方俘虏,就有三次之多。他的第一要务,是要赶紧打出一块立身之地,不可能有那样多的闲工夫去精心照顾两个兄弟伙的脚板问题。

刘备护送民众撤退那场戏,很多人都很熟悉,因为有赵子龙单骑护幼主的情节,而其中刘备摔阿斗的典故尤其让人印象深刻。但在《赤壁》当中,刘备并未摔自己的儿子,而是紧紧拥抱了赵云。

成都商报:历史上刘备到底有没有摔过阿斗?您觉得电影把这段经典的情节从人们的印象中取掉了,是出于什么原因?

方北辰:刘备摔阿斗的情节,陈寿的《三国志》没有记载。应当是罗贯中的虚构。后人对此情节多有质疑,认为[FS:PAGE]美化刘备过分,反而弄巧成拙,使刘备作秀的色彩太重了。电影去除这一情节,我个人认为是恰当的。

诸葛亮为小乔难产的母马接生,面对新生的小马驹,小乔问周瑜应该取什么名字。周瑜说,这匹马诞生在荆楚之地,应该取一个荆楚之地的名字,他想了想,给马驹取名为“萌萌”。

成都商报:“萌萌”这个名字和荆楚之地有什么关系?

方北辰:“萌”字的含义,用东汉许慎《说文解字》的解释,是“草木芽也”。也就是说,当时的“萌”,是指草木刚刚长出来的新芽。荆楚之地的新芽是萌,巴蜀之地的新芽也是萌,可见与荆楚的地域没有关系。要想和荆楚有关,干脆取“荆荆”或“楚楚”好了。(《赤壁》编剧就这个问题接受记者采访时,直称为小马取名“萌萌”其实是吴宇森与观众开的一个玩笑,“萌萌”与“荆楚”确实没有什么关系,导演只是不想这部电影太沉重)

《三国演义》当中,诸葛亮舌战群儒是非常精彩的一段,但在《赤壁》中,诸葛亮根本就没和群儒交锋,现场的情况成为一个特殊的形态:群儒力劝孙权,诸葛亮也力劝孙权,诸葛亮“舌战群儒”变成了说服孙权,整个矛盾从诸葛亮和群儒身上移开,集中在了孙权一个人身上。

成都商报:舌战群儒是杜撰的么?历史上孙刘结盟中,诸葛亮究竟做了什么?

方北辰:诸葛亮舌战群儒,出自《三国演义》,陈寿的史书《三国志》没有这样的记载。在罗贯中的笔下,赤壁之战的第一号主角是诸葛亮,所以他要从多方面来加重诸葛亮的主导作用,包括虚构出舌战群儒的精彩篇章。但是,从历史的真实而言,诸葛亮所起的作用,只是劝说孙权与刘备结成抗战联盟。而孙刘联盟之中,主力军团是孙吴一方;孙吴能否投入抗战,孙权的态度又是关键的关键。电影将焦点投射在孙权身上,符合历史的真实。孙权最后下定决心与曹操一决雌雄,是基于周瑜和鲁肃对敌情的清醒分析。

刘备护送民众逃跑的场景,是《三国演义》里塑造刘备仁主形象的精彩一笔。在这场戏中,刘备与诸葛亮、赵子龙等人嘴里数度说出了一个词:“老百姓”。

成都商报:三国的时候,人们会讲“老百姓”这个词么?“老百姓”最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的?

方北辰:三国时期有“百姓”一词,指民众。但是没有“老百姓”。“老百姓”这一口语的出现,具体在何时,我没有研究,但可以肯定三国时没得。其实,影片中只说“百姓”好了,又通俗,又不搞笑。

在《赤壁》中,孙尚香抗拒哥哥为她定下的亲事,甚至蔑视刘备;她喜欢骑马,喜欢打仗和捉弄人,对[FS:PAGE]刘备点穴,下手还挺狠,还曾让鲁肃狼狈不堪。她独立,有勇气,鼓励孙权不向曹操屈服。这个孙尚香,代表了女性觉醒,其实有点“港”。

成都商报:历史上的孙尚香是什么样的一位女子?

方北辰:历史上孙权之妹实有其人,嫁给刘备也不假。但是芳名是什么,史书没有记载。“孙尚香”这个名字,大约出自戏曲。孙尚香(这里权且这样叫她)出自尚武之风浓厚的富春(今浙江富阳市)孙氏,父兄戎马生涯,使得她也颇具英武之气。陈寿在《三国志·法正传》中写道:“孙权以妹妻先主,妹才捷刚猛,有诸兄之风。侍婢百余人,皆亲执刀侍立。先主每入,心常凛凛。”这孙小妹生就是男儿性格,又是独生女,老妈宠着,哥哥们护着,有点“港”,有点“潮”,那是自然。骑马打仗,也不在话下。只是她能不能点穴,史书上没有说。如果真能点穴,刘备进洞房就更是可怕了。

在《赤壁》中,这瑜亮之间的关系,吴宇森做了崭新解读,两位英雄惺惺相惜,从一开始的互相仰慕但有点隔阂,到接下来的默契十足,再到将来可能成为敌人的感慨,这段朋友关系跌宕而充满人情味。

成都商报:在赤壁大战中,究竟是诸葛亮的功劳大,还是周瑜的功劳大?

方北辰:电影把《赤壁》第一主角定为周瑜,是尊重历史的,当时诸葛亮仅28岁(一说27岁),按照今天的说法也算“80后”了,真正主导指挥赤壁之战的孙刘联军主帅其实是周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