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娱乐频道>音乐评论>正文

神曲魔性洗脑状况报告

发表时间:2016-3-22 11:36:58 来源: 浏览:

   

 “你是我心中的小呀小苹果,在我的心上真是伤不起。。。。”

  《小鸡小鸡》《小苹果》《江南style》《伤不起》这些年在我们耳边魔性洗脑的旋律背赋上神曲的标签,那么问题了来了,究竟什么歌曲才算是“神曲”?

  早在古时候的《诗经》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就被广为传唱,那时的歌曲多数是反映百姓生活的,音乐既有欣赏性又有娱乐性,《诗经》《乐府集》应该算是“神曲的鼻祖”了,而后的唐诗宋词元曲在那时候也都是用来唱的,《水调歌头》这样的词牌名应该都不陌生吧,明清开始各地的地方戏也算是不择不扣的神曲了,而远在大西洋的另一侧古希腊古埃及同样出现了诗歌和戏剧为主的音乐形式,多里亚调式和弗里吉亚式等音节调式也收到了人民们的追捧,中世纪的欧洲歌剧将音乐文化发扬光大,而后文艺复兴时期交响乐的魔性洗脑也几乎成为上流人士言语交谈的谈资,那时的欧洲人民如果不会一样乐器就会被视为没有文化的下贱贫民,音乐发展到这时候欣赏性艺术性远远大于娱乐性。到了近代乐队演奏成为主流,人们用黑胶记下音乐,音乐的世界性传播才得以延续,回到中国,像最早的《夜上海》《四季歌》无疑是那时最流行,新中国成立后人民们用音乐鼓励劳动与生产《在希望的田野上》,《咱们工人有力量》等几乎家喻户晓,流行乐坛从李谷一到毛阿敏,牢牢占据着广大群众的耳朵,这个时候歌曲想红要么上春晚要么就是电视剧的主题曲,流行音乐的传播能力大大提高了,音乐的欣赏性也越来越高,以至于娱乐性就不重要了,随着网络的日益普及网路歌曲开始出现《东北人都是活雷锋》成局的雪村也开启了网络音乐的时代,之后《丁香花》《猪之歌》此类歌曲已flash的形式开始了广泛传播,网络歌曲让音乐再次出现了娱乐性但更多的人对其嗤之以鼻觉得他们难登大雅之堂。手机的日益普及彩铃事业的发展成就了《伤不起》的王麟《月亮之上》的凤凰传奇,这些歌曲滋养了文娱生活相对薄弱的三四线城市的百姓,但歌曲仍不被主流音乐人重视。直到某卫视跨年晚会上龚琳娜《忐忑》的出现让这类娱乐性、传播性、欣赏性合为一体的音乐形式才出现了自己的名字“神曲”。

  近两年的《自由飞翔》《犯错》《小鸡小鸡》《小苹果》的喷涌式爆发让魔性洗脑的音乐渐渐大众化上流化、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和文娱工作者更会率先发觉到这些歌曲的娱乐功能,像《我的滑板鞋》无疑是这些人率先追捧并传播的。与此同时神曲越来越国际范了《江南style》《sorry,sorry》《the fox》《s[FS:PAGE]ingle lady》《baby》《call me maybe》也成为全球流行的风向标!

  所以说----神曲自古就有,而今越发多元化流行化国际化,与其说人们创造了神曲不如说神曲滋润了人类的灵魂。

  想创作一首神曲需要注意什么呢?

  首先,欣赏性艺术性:神曲一般是洗脑能力极强的的流行音乐,舞曲居多。现在是音乐快速消费的时代,美国Billboard单曲榜的Hot 10榜单,EDM hip-hop几乎占了半壁江山,音乐产业在近10年间越发提升音乐的“响度”,不靠乐器全靠合成器做出的电音充当背景。因而其实神曲的旋律都是千篇一律的,在结构上有规律地重复同一段旋律,搭配动感的节奏很容易就造成洗脑效果。歌词同样是能造成精神攻击的,简单粗暴、朗朗上口的歌词是成为神曲的必备要素,非常容易让人理解和记忆,同时也反映大众的生活情趣。神曲无疑是最适合跳舞,简单、容易记住的舞蹈动作和舞步,配合朗朗上口的旋律和歌词,让人有随时high跳的冲动。

  其次,传播性:神曲的形成无不依靠大众的传播。从电视和影院的反复放映到网络多媒体的病毒式传播,以及人们的口口相传。神曲的洗脑随处可见,通过大街小巷的播放让它们更加肆无忌惮。还有之前说到的广场舞,这儿还必须感谢快闪的兴起和广场舞大妈。广场舞对神曲流行的贡献可以说是巨大的,广场舞的大功率音响是神曲的最重要标签。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娱乐性:用心去做音乐很容易就做到有艺术好欣赏,而今的音乐传播也是极其容易的了,随便一个播放器一搜索音乐直飞进耳膜,但神曲就神在他的娱乐性,《伤不起》《犯错》贴近生活,《忐忑》《江南style》宣泄情绪,《小苹果》《小鸡小鸡》简单低龄,《我的滑板鞋》,魔性!

  总体来说,随着神曲的发展也出现了各个流派。

  情绪派:

  代表人物:龚琳娜,代表作《忐忑》《法海不懂爱》《金箍棒》。

  代表人物:萨顶顶,代表作《万物生》

  老锣和龚琳娜堪称当代中国神曲的开山人。实践了“用人声代替器乐”的想法,然而《忐忑》一经发布,它魔性的旋律和她在丰富夸张的神表情就迅速红遍网络,在这之后这种“碎碎念”的歌词也成为一时的热潮。当然萨顶顶的《万物生》也让人拍案叫绝!

  民风派:

  代表人物:凤凰传奇 代表作:《最炫民族风》《荷塘月色》

  代表人物:乌兰托娅 代表作:《套马杆》

  凤凰传奇不必多说,从人气到地位都是到已经不在是简简单单的神曲歌手而依然是百姓心里的艺术家了[FS:PAGE],他们的御用制作人张超为他们量身打造的《自由飞翔》《荷塘月色》《最炫民族风》不得不说是音乐史上的经典。张超将玲花的声音魅力发挥到了极致,曾毅也在自己的发挥空间里展现了自己的音乐特色。他们的音乐成功绝不是偶然音乐,民风类的神曲最接地气也最能让人接受。

  清新派:

  代表人物:斯琴高丽 代表作:《犯错》

  代表人物:庄心妍 代表作:《一万个舍不得》

  斯琴高丽、庄心妍绝对是神曲届的小清新,一句简简单单的“沉默不是代表我的错分手不是唯一的结果”“一万个舍不得我是永远爱你的”却打动了无数人的心,都成为当时一时无两的经典制作,虽然后劲不足,但是能如此少女心的说出变成女人后的女孩们心里真实的情感感受看来两人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

  摇滚派:

  代表人物:黄龄 代表作:《痒》《high歌》

  代表人物:慕容晓晓 代表作:《爱情买卖》

  《high歌》的走红其实真正意义上是要归功于好声音的张玮,但不得不说《high歌》的高亢和《痒》的迷幻能同时驾驭的好的只有黄龄了,摇滚情绪在不经意间见见展露,歌曲虽然不是当时就红到发紫但却后劲浓郁。当然“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魔性歌词狂野嘶喊,兽性的爆发让人如何不折服。

  自嘲派:

  代表人物:蔡依林  代表作 《play我呸》

  代表人物:王麟 代表作《我也呸》《伤不起》《我是歌手》

  《呸》整张专辑蔡依林就玩疯了,也难怪王麟要用《我也呸》恶搞她,看来自嘲模式真是青出于蓝啊,早在《伤不起》时期王麟就用一种独特的方式开始自嘲吐槽,坐上神曲界头一号交椅,看来王麟是把内容看的很重要啊!

  儿歌派:

  代表人物:王蓉 代表作《小鸡小鸡》《鲨鱼鲨鱼》

  代表人物:筷子兄弟 代表作《小苹果》

  当《小苹果》唱红了以后我觉得不会有再幼稚的音乐了,不过《小鸡小鸡》《鲨鱼鲨鱼》彻底刷新了我的三观,歌曲的旋律都不错歌词的确很洗脑,但难免的会觉得幼稚,当然简单易记这样的歌曲最受小朋友们喜欢,管他幼稚不幼稚欢快就行!

  不懂派:

  代表人物:约瑟翰庞麦郎 代表作:《我的滑板鞋》

  至于庞麦郎先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读吧。。。。。。

  音乐作为人类文明的产物,神曲在乐坛的地位越来越重要了!

  不完全统计2015-2016年间,仅国内发行的神曲就已经超过300首,其中不乏粗制滥造的作品混入其中,单神曲在乐坛的发行比重[FS:PAGE]已经从10年的百分之5,到13年的百分之10,至到14年的百分之15,歌曲的试听量却跃居播放器但年播放总量的百分之63,神曲在民众当中的好评度也从两三年前的百分之27提升到到了百分之73,最为惊人的是神曲的覆盖程度居然可以达到百分95,也就是不不管你在城市还是在农村不管你是老人还是孩子不管你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也就是说除非你是聋子不然你没听过神曲那你就有可能是太空生物。

  对于神曲的发展,相信必将一片光明,越来越多的一线歌手和国际大咖加入到神曲阵营也不愁神曲不会发展,任何文化都与开始、发展、兴盛、衰败的过程,神曲也是一样也许又一天它会转变或者衍生成为另一种又娱乐又能欣赏又有传播的文化形式,比如说大妈们的广场舞。但在日趋发展兴盛的当下,神曲必将在乐坛有着不可动摇的位置!接下来就跟着神曲的旋律摇摆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