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娱乐频道>音乐评论>正文

李一哲——听未来中国EDM的声音

发表时间:2016-3-22 11:30:01 来源: 浏览:

   

                                                   


   和所有歌唱类的竞演节目一样,歌手提前离开舞台并不代表失败,因为音乐的精彩,其实是无法用排名来量化的。正如上周李一哲告别第三季《中国好歌曲》那样,他的一曲《藏龙卧虎》要说有遗憾,最大的遗憾也就仅仅只是没有能继续留在舞台的遗憾罢了。至于音乐,足够精彩。

  李一哲的精彩,即使是陶喆导师也放在眼里。而他认为李一哲的作品,已经“不再需要他”和“让他觉得放心”。让华语R&B教父说出这样的话,这本身就是对李一哲最好的认可,以及行业和专业高度的认证。

  上周李一哲在导师学员考核战中,因为需要为电影《卧虎藏龙》这个主题创作,所以李一哲也交出了《藏龙卧虎》这首作品。虽然仅仅只是一首作品,但李一哲在创作中,却有着一个非常成熟的递进设计,从低吟浅唱到新金属再到说唱,也让歌曲通过一种循序渐进的层次感,将歌曲的氛围逐渐推向高潮和顶点,并形成彼此关联的呼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甚至可以说李一哲在《藏龙卧虎》这首作品里,其实同时运用了三种作曲元素,并且因为在衔接上的自然和顺畅,让作品有了很好的完成度。

  李一哲在说唱部分的创作也特别值得一提。作为一个在英国系统学习过专业制作和编曲的音乐人,他在专业上的功底,也经常会体现在歌曲创作的许多细节上。比如《藏龙卧虎》的说唱部分,就绝对不是很多华语说唱的那种数来宝,其节奏、音色以及制作思维,都是以目前国际同步的方式完成,比如这其中就能够听到类似Bigbang那样的处理和结构方式。

  千万不可小视这一点,这种创作意识如果没有平时的积累,以及国际同步的音乐思维,是很难达到和企及的,更何况李一哲在其中,还是以一种非常自然的方式完成。像《藏龙卧虎》这首作品里,用“Here We Go”来作为引导的部分,不仅很好地突出了现代流行作品必须洗脑的特质,甚至还形成了这首作品副歌中有副歌的双重洗脑效果。

  不仅是《藏龙卧虎》,其实李一哲在第三季《中国好歌曲》盲选时唱的《坚强打死爱哭鬼》,同样是一首制作上严谨、精致、细腻、扎实,但在呈现上却[FS:PAGE]同样易听、易记、易传、易唱的作品。作品一遍听下来,就可以在脑中自动循环“我的坚强打死爱哭鬼”无数遍,很像是Loop效果器那样,通过这样堆积型的加深印象,从而创造歌曲在旋律上的冲击力。而《藏龙卧虎》里的一句“藏龙卧虎,我是龙我是虎”亦是同样的效果,这种将提炼副歌的能力,恰恰是考量一个创作人是否优秀的首要标准。

  李一哲当然可以归为唱作人这个标签或行列,但仅仅只用唱作人来定义他,很容易因为这个群体的一些共性印象,从而模糊了他的特点。其实除了这次《中国好歌曲》上演出的两首作品外,李一哲在去年年末和今年年初,还有《Bad Girl》和《Super Star》这两首新作品。从歌名来看似乎很普通,但从音乐来看,却会让人有种别有洞天的感觉。因为在这个创作必须要带上话题、情怀,甚至自黑的时代,《Bad Girl》和《Super Star》却走了另一条用料扎实的技术之路,尤其是李一哲几乎和韩国流行乐同步的制作水准和意识,更可以说填补了目前国内这个领域的一个空白。

  都说这是一个EDM的时代,但EDM却并不是说玩就能玩的。EDM从表面上看来可以玩得非常任性和自由,但其实EDM更需要的是一种对电子音乐逻辑的把握,以及平衡多种混合音乐形式的扎实技术。从目前来看,李一哲无疑就是未来中国EDM发展,所可以期许的音乐人代表。

  除了来自英国的专业编曲技术之外,李一哲音乐里还有着东方人所需要的那种旋律美感和流畅度,而他狂野、饱满的声线,更是因为演唱与创作的合而为一,从而让自己的音乐作品,能够不浪费任何一个细节。在这一点上,李一哲无疑和“鸟叔”、权志龙等韩国顶尖音乐人有些类似,玩的就是国际化,但又有着一定本土化的改良,在国际和国内之间,找到了音乐最佳的平衡点。

  听未来的中国EDM,李一哲是龙、李一哲是虎,他也会是未来的《Super 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