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财经频道>宏观经济>正文

多省份再出稳增长投资 力保全年经济目标

发表时间:2013-8-27 16:47:14 来源: 浏览:

四川省经信委的主管人士很着急。

今年7月份该省的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仅为7.8%,比全国低1.9个百分点,比上个月增速下降4.8个百分点。而与此同时,今年1-7月,四川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为11.3%,未达到年度目标。

为此,四川经信委紧急下发通知,要求开展督查调研,并于每月9日中午12点前将停产、半停产的情况上报,以便切实帮助企业解决生产经营中的困难和问题。四川省政府近期也印发《2013年下半年工业经济稳增长八条措施》,以便加快工业投资,提前下达技改贴息等,力争完成全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14%的预期目标。

今年全国头7个月,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为9.4%,未达到10%的目标。越来越多的省市开始出台稳增长的措施。其中,除了四川以外,河北、甘肃省政府出台了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措施。其他的像重庆、福建等地,也出台了加快投资增长的措施。

西部某省社科院副院长指出,东部经济前些年开始放慢,西部经济不可能不受市场环境的影响。现在采取措施,只是为了防止经济下滑过快的问题。像过去那样大搞投资的时代已经结束。

多地再出稳增长意见

进入8月多地开始纷纷出台稳增长的意见。包括四川、河北、甘肃、广东、贵州、重庆、福建等地都出台了稳定投资增长,力保全年经济目标的政策。

其中四川提出加快推进重大项目实施,提前下达工业技改贴息资金1亿元,确保全年全省技术改造投资达到4600亿元。同时要出台直购电试点政策和丰水期富余电量消纳措施,有针对性支持有市场、有效益的重点优势企业加大马力生产,推动新投产项目尽快投产达产。另外还有积极帮助企业融资等政策。

河北和甘肃的做法也类似。

河北提出,将强力推进重点项目建设,力争全年完成投资7000亿元以上。全省将对筛选确定的35个省财政直管县(市)和正定县,按照省、县、国开行1:1:3的出资比例,支持县(市)搭建投融资平台,筹集建设资金,确保8月底前全面启动实施。

甘肃提出将安排扶持企业的专项资金向中小企业倾斜,重点支持主营业务收入500万元以上2000万元以下的300户工业企业,加大对小微企业信贷支持力度。同时鼓励银行通过资产证券化等形式盘活信贷资产存量,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并尝试由民间资本发起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

甘肃省社科院安江林指出,目前各地都在加快铁路等投资项目,以及实施投融资改革,这些与国家的改革方向是一致的。“通过财政手段,让民营企业提高投资兴趣,这有利于减少政府的投资风险,并加快投资进度。[FS:PAGE]”他说。

据了解,目前这些地区都在加快国家支持的铁路、棚改等建设项目。比如河北加快张唐、津保等13条在建铁路的建设进度,争取津秦客专、邯黄铁路、邯长邯济铁路扩能年内建成投运,力促京沈客专、石济客专、张呼铁路等项目开工建设。甘肃也在着力推进银川至西安、兰州至合作、环县至白银、平凉至天水至陇南等铁路项目前期工作。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区域发展咨询中心主任张宝通认为,地方现在掌握的资金是远远大于地方债务的,地方有能力负债,国家不应该打压,地方用这些资金来修建民生工程,加强铁路、水利等基础设施建设,这是在建立实体经济,是为下一步的经济发展打好基础。

防止经济下滑过大

地方之所以纷纷出台稳增长的意见,与经济下行压力有较大关系。特别是在工业领域,全国没有完成目标,各地大部分都没有完成。河北今年的工业目标是13%,实际1-7月增速只有11.1%。四川工业增速目标是14%,实际今年前7个月只有11.3%。

而四川7月规模以上工业增速只有7.8%,比上月的12.6%增速大降低,低于全国9.7%的增速。云南、甘肃7月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为9.1%、9.2%,也低于全国同期增速。

四川为何放慢,引起当地相关部门的关注。四川统计局工业统计处处长杨先国认为,四川工业放慢,与暴雨、洪涝等气象灾害影响有关。很多供电、道路、交通运输等基础设施方面受影响较大,企业生产受阻。

与此同时,受整个市场的大形势影响,从去年开始,整个工业的发展增速回落比较大。四川省处在产业链的前端,消费能力不足,影响投资的积极性,再者,今年四川省的煤炭供应因安全生产事故进行整顿,有约70%的煤炭产业进行停产、整顿,这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这主要是由7月份特殊天气状况所造成的,我们预计8月份基本可以恢复到常态。”杨先国说。

根据了解,四川省省长魏宏8月21日、22日,分别在遂宁市和眉山市主持召开部分市(州)工业经济运行分析座谈会,要求高度重视,有效应对开工竣工不足,工业增速放缓影响的问题,通过支持技改贴息等措施,“一企一策”帮助工业企业解决生产经营中的突出问题。

安江林指出,目前的情况已经与过去不同。过去通过政府投资,可以拉动经济增长, 但是今年以来很多工业领域属于过剩,过去那种办法已经很难有效。下一步只要发挥好企业投资的作用,就可以解决政府负债程度高等系列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