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健康频道>青春地带>正文
“早恋”究竟有多可怕
发表时间:2016-6-13 10:41:04 来源: 浏览:

   

   刘丽是一位长相清秀甜美的女生,在一所很有名的重点高中上高三。当她来到医院咨询时,她的打扮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留着一头短发,一身男式的休闲运动衫,连衣裤和运动鞋的颜色也是“中性”的,穿着打扮竟看不出一点女孩子的色彩和特点。

    刚开始谈话,她就开门见山:“我想咨询专家,想解决困惑了我几年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的心理问题。究竟怎样与异性交往?高中生谈恋爱对学习是有积极的促进、影响作用,还是就像老师、家长说的那样有害无益?有没有中学生既谈恋爱而又双双考上大学的先例呢?怎样处理早恋才能促进学习而不是影响学习成绩呢?我能不能搭理班上的男生呢?”

    听了她迫不及待的提问,接诊的专家——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儿少病区的马筠副主任猜出她的困惑跟情感有关,于是耐心询问:“是不是你和哪个男生相互有好感?”“我是要知道,我逃避了两年多的早恋情结,究竟会多可怕?”“可怕?你怎么会这样想?初恋不是很美好吗?”“难道不可怕吗?”刘丽疑惑地说,“上初三的时候,我有一个同桌,她聪明漂亮、成绩优秀,和班上一个男生恋爱,结果两人的学习成绩直线下降,中考时连普通高中都没有考上。后来妈妈反复对我说:"千万不能早恋!如果早恋了,就算你学习基础再好,脑子再聪明,学习成绩都会走下坡路,更别想升入好学校!所以我听妈妈的话,绝不和男生有来往,结果中考时,我以满意的成绩升入最好的重点高中。”“是啊,中学生谈恋爱是不大合适,但要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害怕也没有必要,你现在担心什么呢?”

    刘丽沉吟良久,仿佛下定了决心,才缓缓地说:“我害怕男生的目光。上课时我不敢回头,因为担心回头与某个男生的目光接触。实际上我不是怕男生的目光,而是怕男生喜欢我,怕他们追求我,怕因此妨碍学习、葬送了前途。所以,上课时我连头都不敢灵活转动,生怕男生以为我看他们,然后就会有麻烦。我从来不打扮自己,而且总穿很落伍的衣服,就是为了不去吸引男生的注意。但是现在,我觉得自己太压抑了,学习变得枯燥乏味。马上要高考了,前天我又收到了男生的约会字条,还约我出去散步。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你想接受邀请,和他出去散步,是吗?”刘丽迟疑了一会,终于点点头:“可是妈妈说,和男生交往等于早恋等于荒废学业,而这也是被教训证明过的例子。我不敢呀。”

    “早恋恐惧”比“早恋”更可怕 [FS:PAGE]

    马筠主任介绍说,刘丽是一个单纯向上的好姑娘,妈妈的话让她一直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对男女同学之间的正常交往避之唯恐不及,所以才会如此紧张。她没有与任何一个男生单独相处过,更别说谈心了。可是现在高考在即,她却高度焦虑,焦虑的背后是内心剧烈的冲突。母亲的教诲使她认为应坚决关闭与男生正常交流的大门,但开始觉醒的成长发育意识又使她有与男生交往的渴望,于是在这种冲突中,她学习效率下降,并成为最使她恐惧不安的事情。毫无疑问,刘丽患了“早恋恐惧症”。

    马主任强调,“早恋恐惧症”比“早恋”更可怕。刘丽害怕男生的眼光,害怕同他们说话,接到男生的字条更是心神不宁,这种恐惧心理已严重影响到她正常的生活和学习。怎样让她“脱敏”呢?首先应该是观念的转变,而这方面她的父母起着关键作用。

    马筠主任建议,刘丽回家要与母亲多交流沟通,让妈妈明白给女儿灌输的观点已给孩子造成了不必要的心理压力,妈妈要慢慢纠正自己对男女生交往的错误看法,认识到社会在进步,男生女生之间来往其实是蛮简单正常的事情,男女同学也是可以经常谈心的,只是被父母想象得复杂了。如果说中学生谈恋爱妨碍学习,那么比起患“早恋恐惧症”带来的对心理健康的伤害,哪个更可怕呢?事实上,完全禁止异性同学交往而造成的危害,比真正早恋带来的危害更大!

    同龄人之间需要心理安抚

    从大量的心理咨询案例可了解到,大多数中学生其实并不想陷入早恋,关键是,不想早恋的少男少女,也非常需要异性交往,在异性交往的实践中,他们才能够知道,怎样做才能避免早恋。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重要的是把握分寸,只要“发乎情,止乎礼”,男女同学间正常的交往是有利于身心健康的。许多家长唯恐孩子早恋,严防死守,却往往收不到好的效果,问题就出在思想不够开放,观念不够健康,而最后受害者,恰恰是他们最不愿伤害的孩子。

    马筠主任给刘丽开出了心理治疗处方:每周与男生聊天两次,每次不少于20分钟。事实证明,男女生接触并不可怕,除了早恋,男女生之间还有真诚的友谊。同龄人之间的心理安抚是最有效的。经过一段时间调整,刘丽已经克服了焦虑情绪。她说:“原来,男生也并不可怕,他们真是像我的哥哥、弟弟一样,对我的弱点看得一清二楚,在学习上和生活中都给我很大的帮助[FS:PAGE]和启发,和他们在一起,我感到很安全、很开心。我终于又能放下心中的包袱,安心学习了。” (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张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