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历史频道>古代奇案>正文
杨乃武与小白菜冤案
发表时间:2016-7-11 18:25:31 来源:来源不详 浏览:

   

同治十一年(1872年)农历三月,浙江余杭县人葛品连与新婚妻子葛毕氏租住了举人杨乃武的房屋。葛毕氏,本名毕秀姑,颇有几分姿色,平素喜爱下穿白裙,上穿绿衫,故绰号“小白菜”。此间,葛品连在杨家打工,小白菜与杨乃武亦有接触。葛品连对此心中不悦,曾盯梢、偷听二人行踪、谈话。除了发现杨乃武教葛毕氏读书识字外,并未发现奸情。但是,葛品连仍疑心未解,于同年七、八月告诉了其母。葛母又把这件事向亲友说了,亲友又跟别人说了。于是居里巷间就传开了,成为当地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此后,葛家就张罗搬家。第二年(1873年)六月,葛家搬至亲属王心培家隔壁居住。葛品连也不在杨家打工了。王心培留心观察,杨乃武与葛毕氏并无往来。八月二十四,葛品连与妻子因腌咸菜琐事发生争吵,动手打了小白菜。小白菜剪了自己头发,吵闹要出家。实际上葛品连是因杨乃武一事泄愤。此事自然也被人与杨乃武“联系”上了。过后,小两口恢复常态,葛品连每日照常出去打工。十月初七这日,葛品连感到身体不适,时冷时热。初九,病情加重,医生诊断为霍乱,下午四时左右虽经医治但无效,死亡。葛家准备料理后事。到了初十夜里,尸体渐渐腐败,口鼻内有淡血水流出来。葛家的一个亲属称:人死得这样快,蹊跷。葛母见死去的儿子脸色发青,疑是中毒致死。又联想到儿媳平时举止轻浮,更加怀疑了。于是便以死因不明,恳求检验为名,请地保王淋到县衙代为告状。这场冤案拉开了序幕。余杭县令刘锡彤接诉状后并未立即升堂,先派人“秘密初查”。初查人回来作了汇报,自然是杨乃武与小白菜的“绯闻”贯满了刘的耳鼓。之后,刘县令带领办案人及法医沈祥等验尸。此时尸体已经腐败,尸表呈青黑色,嘴和鼻孔有血水流入眼、耳。沈祥误认做“七窍流血”;用银针插入咽喉,银针呈淡青黑色。按当时的规定,尸检所用银针事先必须用皂角水擦洗。而沈没有擦洗。从尸检情况看,象毒物致死,但沈祥不敢肯定。犹豫间,办案人沈彩泉与沈祥争论,并说:肯定是毒死的。沈祥便报称“服毒身死”。刘锡彤当场将小白菜带回县衙审问。小白菜大呼冤枉,但在“大刑伺候”下屈认以前曾与杨乃武通奸,搬家后,杨乃武于十月初五那天给的砒霜,谋害了亲夫。刘锡彤接着传杨乃武到庭对质,杨拒不承认。刘锡彤于十二日写报告给上级请求革去杨乃武举人的功名。十六日,杨乃武堂弟、妻弟为杨乃武伸冤。二人证实:初五那天杨乃武正在南乡詹家(杨乃武岳父家),不可能在那一天给葛毕氏砒霜。刘锡彤进一步审讯,葛毕氏怕受刑就照以前供词又讲了一遍,杨乃武仍不承认。刘锡

彤写了案情综合报告,其中假称银针已用皂角水洗过,验针明显呈青黑色。一审就这样终结。同治十二年十月二十,二审开始。杭州知府陈鲁对杨乃武、小白菜采用刑讯逼供。杨乃武害怕受刑屈招。关于砒霜来源,他想起仓前有一钱姓老板开的药店,便随口供认“初三日假称毒鼠,买得钱宝生药店内红砒霜四十枚铜钱,交给葛毕氏”。十月二十七,杭州府将案件退回余杭县补查砒霜出处。刘锡彤估计钱宝生怕受连累不肯承认,就责成熟悉钱的训导章抡香写信给钱宝生,嘱咐其到案说明情况,不必害怕。钱宝生到了县衙,否认卖给杨砒霜,并且说明自己名叫“钱坦”,不叫“钱宝生”。刘锡彤根本不听,给钱看章抡香写的信,并明确表示不会连累他,叫他退下去好好想想。此时,钱坦的弟弟钱垲恳求刘锡彤的朋友陈竹山一同来到县衙打探情况。陈竹山向门差要了杨乃武的招供笔录看后,告诉了钱坦杨招供的内容,劝其尽可以承认,不会有什么重罪。钱坦依从陈竹山的话,照杨乃武所供的情节写出卖砒霜给杨乃武的证词。而此时的小白菜因怕受刑已是胡乱供认,如八月二十四日本来是她与葛品连因腌咸菜吵架,却说成同杨乃武在房内玩笑,被丈夫撞见受责骂[FS:PAGE]殴打。以及她丈夫死后,葛母盘问时说出了同杨乃武共同谋害丈夫等情节。葛母报仇心切,就照小白菜的供述证实。王心培等并不知情,也按葛母的证词证实。刘锡彤又将人犯口供中的“口鼻流血”改为“七窍流血”使之与验尸报告一致。知府陈鲁将这些全部写进报告,结案意见是:葛毕氏、杨乃武拟判为凌迟、斩首,钱宝生拟判为杖刑。同年十一月初六,三审开始。浙江按察史蒯贺孙审阅了杭州府的结案报告后,同意前两审的意见。案件呈报浙江巡抚衙门,草率结案。负责四审的浙江巡抚杨昌浚还算是认真,派候补知县郑锡皋到余杭县秘密调查。而郑根本不负责地走了一趟即以“没有冤枉,没有失实”向杨汇报。杨昌浚就根据陈鲁的结案报告写案情勘验结案上报清廷刑部。清朝死刑案件是五审制。同治十三年(1874年)四月,本案第五审即终审开始。这时,杨乃武的姐姐叶杨氏到刑部和都察院上访申冤。这样,案件又发回浙江重审。巡抚杨昌浚仍让原审官员复审,知府陈鲁仍旧照原结案报告内容结案上报。同年六、七月间,杨乃武妻子杨詹氏到巡抚、按察史衙门告状。陈鲁把案件发回余杭审办。九月,杨詹氏“挖门子”到京城步军统领衙门继续告状。终于得到皇上御批:将本案交杨昌浚督同按察史严加审讯,并委派湖州知府锡光等详细审问。审讯中,杨乃武、小白菜均推翻原供词,所以没能审结。光绪元年(1875年)四月,给事中王书瑞向皇

上奏报:“高级官员复审案件任意顾从私情有心欺罔”。皇上特派学政胡瑞澜负责审办。胡瑞澜委派宁波知府边保诚、嘉兴知县罗子森、候补知县顾德恒、龚世潼随同审理。这些官吏仍刑讯逼供,杨乃武、小白菜又屈打成招。虽经多次对质,但大多供词牵强,并且所供述内容的关键之处与原结案报告相差很远。同时胡瑞澜等也查出了葛母的证言前后有矛盾,但没能彻底追究,竟以原审报告的罪名奏报结案。皇上又令刑部详细研究案情。同年十二月,浙江绅士汪树屏等以“复审疑狱有官员间相袒护的事实”联名向都察院控诉。皇上再下圣旨:提交刑部秉公审理。经刑部审查卷宗,认真研究,讯问犯人,调查证人,重新检验尸骨,终于查清葛品连系病死而非中毒死亡。至此,杨乃武与小白菜冤案得以平反。办理此案的大小官员以及做违证的证人全部受到惩治。验尸人沈祥被杖刑八十,徒刑二年;门差沈彩泉被杖刑一百,流放二千里;余杭知县刘锡彤被发配黑龙江充军,不超过七十岁不得以财赎罪;杭州知府陈鲁、宁波知府边保诚、嘉兴知县罗子森、候补知县顾德恒、龚世潼、郑锡皋均被革职;章抡香被革去训导职务;葛母被杖刑一百,徒刑四年;王心培等证人均被杖刑八十;浙江按察史蒯贺孙因已病故,免予议处;浙江巡抚杨昌浚、学政胡瑞澜因系大员须由皇上决定(光绪是如何决定的,没有查到资料)。杨乃武与“小白菜”死后的葬身地。书中仅列出“小白菜”,而对杨乃武则一字未提。事实上,杨乃武死于1914年,而小白菜死于1930年,书中为何只记“小白菜”而不提杨乃武,实是有点难猜。“小白菜”自官司结束后返回余杭,被杨氏家族和葛氏家族所仇视,生活无着,便在余杭南湖边准提庵出家,法名慧定,度过53年。圆寂后葬于余杭镇东门外运河旁文昌阁。1966年文昌阁造船闸,又值文化大革命,墓遂被拆除。1985年仿旧墓迁建于安乐山至今。塔碑上有“传临济正宗第四十三世准提堂上圆寂先师慧定之墓”,并有清未秀才董季麟所作,举人郎薇荪书写的二首诗:自幼持斋愿守贞,此身本不恋红尘。冤缘强合皆前定,奇祸横加几莫伸。纵幸拨云重见日,计经万苦与千辛。略将往事心头溯,静坐蒲团对碧筠。顶礼空皇了此身,哓哓悔作不平鸣。奇冤几许终昭雪,积恨全消免覆盆。泾渭从来原有别,是非谁谓竟无凭。老尼自此真离脱,白水汤汤永结盟。此二首诗,前首讲了“小白菜”坎坷的一生,后[FS:PAGE]首抒发了作者自己的思想感情。杨乃武回家以后,家中已是一贫如洗,所幸没有致残。后受杭州“胡庆余堂”胡雪岩的支助购得几亩桑地,种桑养蚕。在养蚕期间,他悉心钻研,创出“凤参牡丹杨乃武

记”品牌,名扬杭嘉湖平原。由于经历了这样一场官司,杨乃武性格改变很多,但他仍然还是爱打不平。他为别人写状子时,想出了把字写在水板上,别人抄好后擦除的方法。他也钻研阴阳术,据说他的墓地也是自己选定的。1914年,杨乃武后颈部生疮,医治无效去世,享年74岁。死后葬于余杭镇西门白虎山新庙前。现余杭镇小西湖内有“杨案资料陈列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