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历史频道>古代中国>正文
中国男尊女卑是怎样形成的?
发表时间:2016-9-9 17:21:44 来源: 浏览:

   

 

 

作者赵东玉:原文标题:男尊女卑的模式是怎样形成的

先秦性别角色形态是从“男女无别”到“男女有别”,从“夫妇不别”到“夫妇有别”而渐次呈现的;以“男女有别”和“夫妇有别”为出发点,进一步发展和深化其内涵,终于形成了“男尊女卑”的角色定位模式。与此相应,先秦性别角色的深化演变,还经历了由自然到习惯,再到有意构建和理性化、制度化的历程。而更重要的是,这种性别角色模式在先秦社会一旦确立,对此后的中国社会的发展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

 

  首先,先秦时期形成的性别角色模式,成为此后两千多年间中国社会性别角色的基本模式。自秦至清的两千余年间,男女、夫妇都是按照彼此“有别”的模式存在和相处的。男子性别角色的基本内涵,是在君臣、父子、兄弟和丈夫的基础上,不断完善出士大夫或匹夫、君子或小人、文人或粗人等活动于社会生活各个角落的众多社会角色。与此相应,女子的性别角色则是以女或妇为基本角色,持续活动于家庭生活的狭小圈子内,从事着生儿育女和取悦男子的工作,以及担任家庭副业的从业者(“女织”),并以家庭生活中配角的角色定位出现。就取悦男子这一点来说,五代时期出现了女子“缠足”的风俗,到了宋末竟致“人人相效,以不为者为耻”(《南村缀耕录》卷十)。直到辛亥革命时期,此陋俗才被废除。说明即使在梳妆打扮和追求形体美方面,女子也不能自主,往往要随着男子对女色审美的观念变化而变化。于是乎,就忽而“环肥”,忽而“燕瘦”;忽而“长白”受宠,忽而“小蛮”得意,搞得女子疲于应付,不知所措(参见刘巨才《选美史》,第198~202页,上海文艺出版社1997年)。

 

中国古代偶有女主执政,如吕后、武则天、慈禧太后等,但也都不为人们所认可。这都是因为在先秦确立的性别角色中早就有“牝鸡司晨,惟家之索”的界定(《尚书·牧誓》)。男子即使是襁褓中的婴儿,也可当幼主;即使是病入膏肓之人,也可以深居禁中,充当傀儡。与此相应,各种官职和权力往往都是为男子而设置的,排除了妇女染指的可能。也正因为如此,历代知名的男子屡见不鲜、所在皆是,而知名的女子则凤毛麟角、屈指可数(参见陈东原《中国妇女生活史》之附录)。

 

其次,先秦形成的性别角色模式,开启了一种男尊女卑的社会角色定式。男子在可以得到社会评价的各个环节,都可以一显身手,出将入相,疆场驰骋、金榜题名,真可谓“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FS:PAGE],至少有可能全面展示其聪明才智和风采。当然,历朝历代都有报国无门和名落孙山的落魄之士,可是男子毕竟还有各种机会和社会责任(所谓“匹夫有责”)。这就无怪乎人们要说“有子万事足”了(苏轼《贺子由生第四孙》)。但是,女子却自始至终被彻底剥夺了这种权利,她的角色活动范围一直被定位在家庭圈子内(女子有“内子”、“内人”之称),而不能超越。就是在闺门之内,女子也并非可以从心所欲,而同样是要受制于男子。还在先秦时期,就已有了关于女性角色的“三从”规定,它具体规定了女子从出生到出嫁再到丈夫去世等人生的各个阶段,都要服从于所限定的男子角色,始终不由自主。无怪乎古人早就慨叹:“为人莫作妇人身,百年苦乐由他人。”(白居易《太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