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房产频道>谈房论市>正文

【滨江四岸】两江文化藏不住 老街谱写武汉史诗

发表时间:2013-8-9 9:50:03 来源: 浏览:

编者按:武汉因水而兴,依水而盛,自然环境与历史因素造就了武汉特有的滨江文化。临江而立的异域建筑,繁华宽阔的青石街道,商贾云集的街市店铺……饱含了历史痕迹的文化古迹,似乎向人人讲述了这一带人们的人文生活。

  滨江两岸,本就是一片绝无仅有的资源,因为稀缺,无需包装,也不需要包装,本身就是一块无暇的“美玉”滨江两岸,我们不包装!(文/丁维雅)

  从人文气息浓厚的武昌蜿蜒至商业氛围显著的汉口,武汉的文化顺延着长江传承开来。于滨江两岸边寻踪觅影,在街头巷里,弄堂深处,文化如这座城市精心酿造的一坛女儿红,愈久弥香。

  昙华林:千米古巷中绽放的文艺新城

 

昙华林的古老建筑增添别样文艺范儿
昙华林的古老建筑增添别样文艺范儿

 

 

  武汉众多知名的街道,它们或以古雅醇厚而著称,或以异域风情而惊艳,它们犹如璀璨的明珠,镶嵌在美丽的江城版图中,成为一幅幅厚重的城市人文图画,其中昙华林正是武汉历史文化最为集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老街区。

  从武昌粮道街转入胭脂路,继续前行不足百米,便看到一条并不宽大的街道——昙华林街。这条街道就在花园山旁,藏身于湖北中医学院背后,长约1200米。猛一看有点像崭新的建筑,但仔细一看,又都是古老的建筑物。

  武昌虽以文教圣地出名,却也在不断改革中渲染上摩登的气息。相比喧嚣的都市街道,昙华林就似一个被遗忘的角落,撒满了历史的尘埃。直到今天,我们漫步在昙华林老街,百年老建筑随处可见。歌特式的基督教堂,希腊神庙式的圣诞堂,完全中式的门牌坊,北欧式的住宅建筑……都珍藏着老武昌的城市记忆。

  当然,建筑年深老旧尚不足讶异,最值得称道的还要数老房子背后蕴藏的历史和文化含量。中国近代教育在这里发端,中国第一座公共图书馆和图书馆学科在这里诞生;武昌首义的火种在这里孕育;在抗战时期,这里更是全国的“文化首都”……太多太多因素,使得昙华林的历史价值和人文价值无法估量。

  2005年起,政府正式启动了对昙华林的改造工程,昔日残破的道路焕然一新,昏暗的小店也随道路拓宽而拆迁,葱葱郁郁的凤凰山得以绿化,又在其基础上,建设昙华林艺术村,打造文化创意产业园。昙华林自此变为武昌最具文艺气息的古巷,改造工程迈出成功的第一步。

  今年4月,南国置业宣布以4.5亿竞得昙华林地块。在之后的规划中,如何发展、如何定位、如何在保有历史文化、保护百年建筑的同时让其焕发生机,还得看南国置业。

  黎黄陂路:繁华城心里的历史古书

 

黎黄陂路上的建筑仍有着历史痕迹
黎黄陂路上的建筑仍有着历史痕迹

 

  无论是百年前帆樯林立的两江交汇口,还是今天两江四岸桥梁如虹车船如梭;无论是上世纪初孤立的水塔建筑,及周边阡陌纵横、水网密布的荒趣,还是今天被淹没在鳞次栉比高楼中的那幢已显矮小的老楼……无不显示出历史沉积下,城市文化的演变。

  汉口滨江,有一条充满俄式风情的街道——黎黄陂路,它不同于江汉路的热闹繁华,也没有南京路的浪漫钟情,它以其独有的知性韵味偏居于这个热烈而火辣的城市一角,随着滚滚江流,安静而内敛的凝望着这座城市粗糙却不失细腻的年轮。

  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老街黎黄陂路是一本立体的历史书,这里的每一座建筑物都有自己的故事。俄国巡捕房旧址是夏明翰烈士的义诗:“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的诞生地。解放后曾作为江岸区区委党校,现在是江岸区水务局的办公楼。信义大楼、基督教青年会汉口会所为教会相关建筑的典范,始建于1923年,曾经主要为华中地区信义会传教士路经武汉时提供住宿,并为其联络和代办各项事务而设立,国民政府政要宋美龄、蒋经国等路经武汉时亦寓居于此。现为一宗教界办公地。还有美国海军青年会旧址、俄租界工部局旧址、高氏医院旧址、顺丰洋行、邦可花园、惠罗公司、巴公房子、首善堂和万国医院旧址等。今天,黎黄陂路两侧仍保留了大约17处租界时代遗留的哥特式和洛可可式欧式建筑。

  经过政府对其“整旧复旧”,黎黄陂路在保留其独特韵味基础上又增添了一分艺术气息。那些鳞次栉比的欧式房屋的典雅造型和寂静的院落,让人联想沧桑逝年。更能诱发游人兴趣的,还有整条街道的艺术画廊、咖啡厅和酒吧,隐秘在古老的建筑中,和着烛光微颤,窗影朦胧,让人愈发感受到得岁月的沉淀,历史的厚重,光阴的变迁,仿佛穿越到百余年前的老城时光。

   后记:武汉的历史背景、地理环境孕育了耐人寻味的滨江文化。然而,随着旧城改造进程的加剧,如何在保留文化的基础上寻求发展成为不可避免的问题。众多街道在改造中早已笼罩上一层现代的气息,丧失了原有的韵味,我们期待有更多的文化发源地能和昙华林、黎黄陂路一般在多年之后仍能为人津津乐道,向我们的下一辈诉说着历史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