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移民频道>教育体制>正文
美国的教育优势不再全球教育竞争加剧
发表时间:2016-7-12 16:31:06 来源:广州日报 浏览:

   

先来看一段录像:在强劲的摇滚乐背景下,一群年轻的亚洲人一边弹着吉他,一边大跳霹雳舞——这并不是一部音乐电视片,而是一段广告。接下来的镜头是,这些年轻亚洲人在教室里记笔记、参加军乐队表演、在球场上当拉拉队……这是美国政府特地针对中国学生制作的广告。

 

根据美国有关部门的计划,这段广告将在07年11月份在中国各大电视台播出,预计有1.8亿观众可以观看到这段广告。

这个广告是美国政府向中国学生推介美国大学活动的一部分内容,它明确地告诉中国公众:美国喜欢中国学生。美国商务部副部长雷文凯是这一次推介活动的负责人,他说这是美国政府第一次在海外进行教育宣传推广活动。雷文凯解释说:“现在国际教育领域的竞争越来越激烈,要想招到全世界最好的学生,我们必须做出特别的努力。”

 

缘起:全球教育成诱人产业

 

尽管美国是世界上头号教育强国,但美国在“推销”教育方面已落伍。全球教育市场是一块巨大蛋糕,很多国家早就行动起来,国际教育产业的激烈竞争形势,让美国也不敢有丝毫放松。

 

以前,美国大学能轻轻松松地吸引世界上最优秀、最聪明的学生。然而,随着全球教育竞争的加剧,美国大学的优势开始动摇。

>>《新闻周刊》:美国高等教育何以全球领先

 

各国“抢夺”留学人才

 

“我们开始看到,要获得高质量的教育,留学生还有美国以外的选择。”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ETS)常务董事大卫·佩尼表示,“其他国家正在提高高等教育的水平,将来留学生还有更多的选择机会。”过去,像哈佛、耶鲁这样的世界名校可“守株待兔”,最好的学生自己找上门来。但现在美国在国际教育行业占统治地位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全世界很多国家,都在大学建设方面投入大笔资金,在提高本国高等教育水平的同时,也开始大量吸引外国留学生,进行教育出口。 


      >>美国留学:不能不看的申请时间表

 

全球教育竞争加剧的背景是,全世界想出国留学的学生每年以指数级别增长,巨大的市场需求让国际教育成为一个诱人的产业。今年全球共有250万名各国留学生前往不同的目的地留学,“出口”学生最多的国家是中国、韩国和印度。有人估计,随着亚洲经济发展带来数百万的中产家庭学生,到2025年全球留学生数量会翻两番。

 

印度在美国的留学生数量10年来翻了一番,达8万人,为各国之最。排在第二的是中国,在美留学生共有6.2万人。来自这些国家的研究生以及学位拥有者,正对美国的科学、工程和信息技术的研究起关键作用。不过,近年来申请到美国大学读书的印度学生开始减少,印度驻纽约领事馆教育领事潘达说,近年来印度私人资本对高等教育的大量投入使印度学生在国内有了更多选择,而打算到国外留学的学生逐渐把眼光拓宽到英美之外,法国、德国、新加坡等其他国家也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告诉你真实的美国教育:轻松只是错觉

 

“出口”教育有双重利益

 

对于“出口”教育、接受留学生的国家来说,其利益是双重的。除了留学生本身带来的经济效益外,还有巨大的潜在利益——大量高素质人才的引进,将极大促进本国的经济发展。这就是美国等国家不惜血本吸引外国留学生的原因。

 

目前全球吸引留学生数量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美国、英国和德国。2005年10月,由30个工业化国家组成的“经合组织”进行了一项研究,分析国际教育市场的趋势。领导这项研究的教育专家斯蒂芬·兰克林说,传统上,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国家吸引留学生的目的是传播本国核心价值观。

       >>澳洲VS英国 选择哪个英联邦国家留学

 

但20世纪90年代后,国际教育出现了另外几个特点。像加拿大和德国这样的老龄化社会采取了“技术移民”政策,在有战略意义的学科招收国外优秀学生,并鼓励他们毕业后留下来。德国对外国学生的资助最慷[FS:PAGE]慨,在德国读书是免费的。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则采取了“创收”政策,将高等教育作为一个产业来对待,对外国留学生全额收费。由于教育质量有保证,费用比美国低廉,他们在世界市场上的竞争卓有成效。

>>英美澳留学费用涨 学生热情未受影响

>>澳洲9月1日新移民政策对留学生的影响

 

转折:“9·11”成为分水岭

 

尽管优势开始减弱,但目前美国无疑仍是国际教育领域的“领跑者”,无论是那个机构评出的世界高校百强,美国都至少占据半壁江山。当然,全球教育激烈竞争的局面也是美国造成的。2001年“9·11”事件对美国的对外教育影响极大,成为美国对外教育的转折点。

 

“9·11”后,美国大幅减少外国留学生的签证数量,这一度让全世界其他国家认为,美国不再欢迎外国学生;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削减了对公立大学的财政拨款,导致大量美国二线大学的国际竞争力下降。这两个因素加起来的结果是,在“9·11”事件后的3年里,美国大学的外国学生录取人数平均每年下降2.4%,这是32年来首次出现下滑。

 

对外教育是美国的一个重要产业。仅以去年为例,外国留学生的学费和日常消费为美国经济带来了高达140亿美元的收入。面对留学生开始减少的形势,美国政府不得不采取措施,对中国、印度等国的学生发起“宣传攻势”。而就在美国“闭关锁国”的这段时间里,全球教育竞争态势悄然发生了变化。美国对外教育的收缩,给竞争对手带来了机遇,当美国拒绝给留学生发放签证时,其他国家外国留学生的人数却在高速增长。

 

“对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来说,国际教育是一个很大的生意,传统上美国没费太大力气就主导了整个市场。”英国诺丁汉特伦特大学的国际发展部主任奥布莱恩说:“现在,澳大利亚、英国、爱尔兰、新西兰和加拿大都在争夺这块蛋糕。”

 

目前国际教育市场飞速增长,今年全世界的留学生人数超过了250万人,但美国的市场份额却在缩减。全球教育产业市场份额最高的6个国家中,美国的增长最慢。2005年美国外国学生录取人数比2000年增加17%,而同期法国增加了81%,日本增加了108%。

 

现状:大学排行榜“多元化”

 

国际教育市场的激烈竞争,还体现在每年的全球大学排行榜上。根据英国《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副刊》的排行榜,全球高校二百强中的前10名,仍然为美国8所顶级大学和英国剑桥、牛津占据,但10名之后的大学就变得非常多元化,显示了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的教育竞争力增强。

>>美国大学最新排名 普林斯顿第一

>>07大学排名:哈佛第一 清华列167

 

《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副刊》总编辑约翰·奥莱利称:“今年的全球排名前200所大学分别来自30多个国家,我估计会有更多国家的大学进入这个排行榜。”

 

教育国际化趋势明显

 

在这个排行榜上,北京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和东京大学都跻身前20名。(当然,该排名在学术界有一定争议)

 

目前,全球很多国际性教育机构正在改革教育方式,以适应新的竞争形势。以著名的法国欧洲工商管理学院为例,该校现在允许学生在法国校区和位于新加坡的亚洲分校区之间自由流动,它还在今年6月跟中国的清华大学联合开办了MBA项目。

 

其他很多国家的大学也采取类似的国际合作方法。根据美国教育委员会的调查,有131所印度私立大学跟外国大学建立了合作关系,而近一半的英国高等教育机构跟中国高校有合作关系。谈到这种教育国际化的形势,美国“国际教育协会”的主席阿兰·古德曼评论说:“每所大学都该有自己的‘外交政策’,对于大学生来说,出国护照应该跟学生证一样重要。”

 

不过,无论国际教育体系发生怎样的变化,美英几所世界“超级名校”的地位没有动摇。全世界最好的图书馆、最好的实验室、最好的教授以及最好的学生都集中在这几所学校里。

 

“超级名校”地位仍稳

 

牛津大学圣体学院的院长蒂姆·兰基斯特3年前一直兼任牛津大学“录取委员会”主[FS:PAGE]席,主管牛津大学的学生录取工作,他说,“全球高校间的竞争在加剧,但作为绝对顶尖的大学,我们的地位很稳固,因为我们提供全世界最好的教育。”

 

在教育水平上,牛津有自负的本钱,从财力上说,他们却比不过美国的“常春藤联盟”(指美国东北部8所著名大学)。在本学年,著名的哈佛大学宣布了一个“大手笔”——该校利用280亿美元捐款(该数字超过英国全部大学所获捐款的总和)设立一项助学金计划,以后所有家庭收入在6万美元以下的学生都可免交学费。哈佛大学的这一举措意味着,该校将成为劳工阶层和中产阶级家庭孩子的首选,当然前提是他们要获得入学资格。

 

不过,除了这几所“超级名校”,美英在国际教育领域已经不具备垄断地位。澳大利亚、加拿大、俄罗斯和中国香港都已经成为新的高等教育中心。

 

亚洲教育:让老牌强国“低头”

 

亚洲是世界上最大的留学生“出口”地区,世界各地大学都有亚洲留学生的身影。今年早些时候,马来西亚宣布,在2010年将本国建成国际教育中心,届时将吸引10万名外国学生。在新加坡,为了吸引更好的教授,大学提供的薪酬甚至超过了美国。目前新加坡学术单位中青年教授的平均年薪高达18万美元。

>>日签证率升至80% 七成学生读专门学校

 

 

 

在韩国,延世大学、高丽大学、梨花女子大学等著名高校都设置了全英语教学的本科课程;日本著名的早稻田大学则早在2004年就开设了英语学院,里面实行全英语教学。

>>"韩流"侵袭留学市场 平价成主导攻势

 

现在,亚洲在教育方面的努力已经取得回报,大量的新教育机构在亚洲蓬勃兴起。中国在高等教育方面取得的成就尤其引人注目,近年来中

国的高等教育规模快速扩张,目前已经有超过20%的适龄人口接受了高等教育。对于中国教育的成就,总部设在布鲁塞尔的“高等教育合作协会”主席博尔德·沃奇特评论说,“中国等国的高等教育的前进脚步令人称奇。”

>>两大保护计划推出 新加坡留学有保证

 

面对亚洲教育的崛起,一些老牌教育强国也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开始发动大规模宣传攻势。美国已决定,他们将投入100万美元在中印进行教育推广;在英国,近八成的大学宣布将在今年增加在海外招生和市场推广方面的预算。

 

印度教育:繁荣背后存在危机

 

印度近年来信息技术产业的崛起令人瞩目。很多人认为,高等教育的繁荣帮了印度的大忙。从统计数字上看,确实如此——印度每年培养的理工科大学毕业生高达50万。很多媒体和学者甚至认为,不出数年,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培养的数百万科技人才将动摇美国在科技领域的霸权。

 

不过,印度高等教育繁荣的背后也隐藏着巨大的危机。由于无节制的扩张,现在一些印度大学竟然出现了只有学生没有教师的局面。本学年,印度西孟加拉邦贾帕古里工学院的计算机系只有一名全职教师,而该系的教师编制本来是20人。面对学生的抗议,印度教育当局不得不向著名的孟加拉工程科技大学“借人”。但让印度政府尴尬的是,这所位于印度最大城市加尔各答的百年名校竟然也缺教师,无法帮忙。贾帕古里工学院是印度高等教育的一个缩影:那就是“内功不足”,只注重量,而忽略了质。

 

由于高校不断扩大招生,印度出现了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同时由于教学水平不高,很多印度大学毕业生的综合素质令人不敢恭维。另外,印度高等教育还有一个奇怪现象,虽然每年印度培养的本科毕业生非常多,但培养出的博士却只有50多个,只相当于美国一所公立大学培养博士的平均数量。

 

印度高等教育面临的最大困难是缺乏资金。首先大学教师的收入非常低,一半大学教师的起薪只有每月400美元,而一些高科技私营企业员工的起薪高达每月1万美元。这样巨大的收入差距,让大学里的人才流失现象非常严重。另外,印度教育当局的管理方式非常僵化,这也让大学缺乏活力。此外,在印度无处不在的腐败现象也在侵蚀大[FS:PAGE]学校园。

 

汉语教育:中国的教育“出口”

 

上一个学年,纽约圣帕特里克教会学校的汉语普通话班吸引了146个孩子。虽然多数是第一代中国移民的孩子,但也有不少“真正的美国人”,对于他们来说,汉语是英语、西班牙语之外的“第三语言”。

 

圣帕特里克教会学校的汉语班只是全球“汉语热”的一个缩影。现在,不仅是孩子,很多外国成年人也开始学这种全球五分之一人使用的语言,汉语已经成为中国文化影响世界的“排头兵”。除民间的“汉语热”,一些国家的政府也积极参与这一文化热潮。美国教育部已经作出计划,到2010年,全美大中小学生中选修汉语课的比例将达到5%。据估计,到2010年,全球将有超过100万人以汉语为第二语言。

 

中国政府也在有意识地推广这一汉语热潮,目前在世界各地普遍开花的“孔子学院”就是专门向外国人推广汉语和介绍中国文化的机构。现在“孔子学院”已经成为与英国的“英国文化协会”、德国的“歌德学院”、法国的“法语联盟”齐名的国际文化推广机构。

 

国外“汉语热”的背景之一是中国的快速发展,没有人愿意错过“中国机会”。不管是旅游业还是外贸行业,汉语已经成为很多从业人员的必备素质之一。受到“汉语热”影响的还有日语、俄语等原本在美国很有“市场”的语种。据调查,目前在美国学习汉语的学生比学习日语的多10倍。不过,对于西方人来说,“汉语热”的最大负面因素是汉语太难学了。目前已经有美国教育专家建议,中小学生与其花大量时间背汉字,还不如多学一点数理化知识。

 

欧洲教育:悄然进行巨大变革

 

提到欧洲一体化的成就,人们首先想起的是统一市场和欧元。其实在高等教育领域,欧洲也静悄悄地实现了“统一”。

 

过去,欧洲国家的学生要想到邻国读大学难度很大,因为欧洲各国的教育系统简直是五花八门。

 

举例来说,英国大学的招生官员根本看不懂葡萄牙高中生的“20分制”评分系统;同样,葡萄牙人也不明白英国高中生评分方式。但在全球教育竞争加剧形势下,欧洲人意识到这种“各自为战”根本无法提高欧洲的竞争力。1999年,欧洲45国在意大利达成一致,建立“欧洲大学协调机制”,协调各国高等教育,统一大学录取和授予学位的标准,并鼓励学生和教师的流动,并采取措施吸引欧洲以外地区的留学生。

 

8年来,“欧洲大学协调机制”在欧洲引发了一场“教育革命”,82%的欧洲大学抛弃了传统的五年制或者六年制本科教育,采取了国际通用的四年制;还有75%的欧洲大学采取了统一的学分制。根据计划,参与“欧洲大学协调机制”的45个欧洲国家将在2010年完全统一高等教育学制,从而在教育领域实现欧洲的统一。

 

此外,欧洲人还希望通过“欧洲大学协调机制”吸引更多其他地区的留学生。目前欧洲教育三巨头——英国、法国、德国的对外教育市场份额已占全球的43%,随着2010年欧洲教育一体化的实现,其他欧洲小国的国际教育市场份额也会随之增加。

 

欧洲人认为,“欧洲大学协调机制”为欧洲带来的好处不仅仅是教育本身,它还有一个“滚雪球”效应。教育的自由流动,意味着高素质劳动力的自由流动,学生将在受教育国就业安家,某种程度上加速着欧洲统一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