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名流频道>名流会所>正文
Party永远属于外星险景[图]
发表时间:2016-7-12 16:37:17 来源: 浏览:

   

今晚,在厦门

今晚,在厦门

今晚,在厦门

  对于我来说,Party永远属于外星险景,尤其是在一些疯狂经历后,更加坚定了我置身其外的决心。我只是很迟钝,不能享受140分贝带来的快感,以及酒精作用后中枢神经的舒缓。但其实我的夜生活,也并非只是在家中大床上度过,要是朋友问到,我总能乐于滔滔不绝地细数起在各地国际青年旅社的每一个夜。

  对青旅的彻夜流连,始于3年前的丽江之旅。一个并不月黑风高的晚上,在男女混住的10人间中,一名瑞典女子当着众人脱去所有衣服然后走上床铺。至今都记得那欧洲女子白皙的皮肤,金色的秀发以及近乎完美的体态,而心中始终没有邪念。其实对于崇尚回归自然与本原的北欧民族来说,裸睡是很常有的事。

  如今,过于惊艳的遭遇依然是第一次,对青旅的喜好却越来越深,尤其是鼓浪屿上的那家,2年内去了5次。喜欢青旅的原因自不用说,喜欢鼓浪屿是因为它不象其他名胜,总有避不开的喧哗。每逢夜幕降下,鼓浪屿总能退却浮华,露出最本原的一面。落脚于此,或许只为待至夜深听取海风吹拂树叶的摩挲之音,不是什么小资情调,而是遗失的美好。

  旅舍外,蟋蟀在看不到的草丛间哼着,简单吧台正播着雷光夏静静吟唱的《造字的人》,门口上用薄卡纸画的菜式招牌有点简陋。我用开水冲泡着袋装茉莉花茶并认真发呆。同时,旅舍大院里有三个游客在喝着青岛,高谈阔论。电视房里法籍室友正在看着《变形金刚》。而TAKASHI始终都是沉默不语,他明天就要去桂林,正在做最后的准备。一个看不出籍贯和年纪的女住客正在认真地写着GUEST BOOK,丝毫不察觉她周围的动静。大头瘫坐地上,一面忧郁,最近晚上都没人陪他玩,所以很容易突然狂躁,他是旅馆里养的一条金毛寻回犬,除他之外还有3只猫,跳蚤、非典和一只刚收养来不及起名的。我们成就着自己的PARTY。

  昨晚,店主胡杨把最后一杯黑牌给了我,免费。她知道我最近成了双失青年,情绪略低,安慰却有点恶毒:“不就个女人么?”仿佛她从来不是一样。夜晚的海风容易让人生寒,威士忌在肠道的余温此时恰到好处。我真的溺爱着这的夜。

  所以,归期未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