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名流频道>收藏故事>正文
"资料派张爱玲迷"的30年历程
发表时间:2016-7-12 17:02:23 来源: 浏览:

   

image

  《太太万岁》剧照。“张学”们中“资料派”为挽救张爱玲庞杂的散佚作品,上天入地般打捞她的种种资料

  沦陷期的上海,成就了天才女作家张爱玲的横空出世。1944、1945年短短两年间,她经历了从大红大紫到被遗忘的完整过程。如她所愿,早早成名;非她所料,辉煌期如此短促。然而也许正是这奇特的成名方式导致的散佚作品庞杂,致使“张学”中“资料派”的繁盛。华文世界中一众学者,上天入地、如痴如迷般打捞她的种种资料,一层又一层铺厚“张学”基底。

  1961年,一部在美国出版的《中国现代小说史》,带给中国文学史地震般的影响。远在美国的学者夏志清将张爱玲、沈从文等当时已寂寂无名的作家推上了文学前台。夏志清对于张爱玲42页篇幅的浓墨重彩、“该是今日中国最优秀最重要的作家”的极口称赞,令华文世界消失近20年的“张热”再度灼烧。

  褒贬不一的争论首先在台湾集中展开,由于当时所能读到的张爱玲作品,大多是《传奇》、《流言》两部集子,佚文搜寻工作也便就势展开。陈子善认为,最早系统打捞张爱玲作品的是台湾政治大学数学系教授唐文标。这个资深“张迷”本是一名对她征伐的骁将,认为张文“一级一级走进没有光的所在”,是“罂粟花”,然而经过两年的研究,他的观点彻底改变,并戏剧性地将搜集张氏佚文作为事业。

  1960年代至1970年代,唐文标先生以十年时间,在香港、斯坦福、加州、哈佛、耶鲁、伦敦、剑桥、芝加哥、哥伦比亚、东京、澳洲等大学图书馆遍搜张爱玲当年在上海的资料。出版厚达近400页十六开本的《张爱玲资料大全集》,囊括张爱玲1940年代在上海发表的大部分作品及其照片、亲绘插图、扉页、漫画、第一次发表文章的刊头、各杂志的封面乃至其在圣玛丽女校年刊《凤藻》上发表的两篇习作等重要资料。并首次提出张氏代表作《封锁》存在两个版本。1984年出版的《张爱玲资料大全集》标明“第一集”,暗示他的打捞工作还将继续下去,可惜唐文标于翌年便因鼻癌去世。

  1980年代,香港科技大学教授郑树森的“淘金”主要集中在她的剧本创作。张爱玲电影代表作《太太万岁》完成于1947年6月,文字剧本没能得以保存下来,幸亏1980年代该片在香港与内地得以重映,郑树森便根据电影上映本整理还原,还同时搜集到1964年上映的电影《一曲难忘》的油印文字剧本。并于1987年发表《张爱玲与〈二十世纪〉》一文,系统整理了张爱玲发表于英文杂志《二十世纪》上的影评。对待自己的作品,张爱玲几乎从不解释,少有的阐释之文《回顾〈倾城之恋〉》也由郑树森发掘。

  在美学者高全之则搜集整理了1950年代张爱玲在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新闻处工作时的大部分翻译作品,包括张译《老人与海》,该版本也是《老人与海》的第一个中译本。近期,他发掘翻译的张爱玲英文自白书,因是张爱玲首次明确阐释自己的文学观而深具学术价值。

  1987年至今,上海学者陈子善近20年对张爱玲的痴迷挖掘,使他成为“张学”界公认的“目录学”权威。1987年,他在研究周作人作品时,偶然发现张爱玲使用笔名“梁京”署名的一部中篇小说《小艾》,这是张爱玲本人从未提起过的一篇小说,文学界也未给予评价,公布后引发极大震撼,于是对其佚文的打捞在好奇与兴奋中目的明确地展开。

  陈子善的挖掘贯穿张爱玲创作的四个时期。包括其中学时代的不少作文、小说及散文,如《霸王别姬》、《不幸的她》、《牛》等;1940年代,创作《传奇》、《流言》时期发表的一些散文,话剧《倾城之恋》等;1949年之后,在内地时期所写的小说《小艾》、为上海《亦报》创刊一周年而作的《〈亦报〉的好文章》》等;以及在港期间的创作,如1984年她为祝贺台北《皇冠》创刊30周年而作《信》、有关语言学的《对现代中文的一点小意见》等。

  30年的“淘[FS:PAGE]张热”,有关张氏的各种资料包括习作、小说、剧本、绘画,乃至与朋友、与丈夫之间的书信陆续浮出水面,甚至连晚年她在美国穿过的衣物、戴过的首饰,也都成了珍品,令“张迷”心醉神迷。不少学者认为,“资料派”打开了张爱玲研究的一方疆域,传统的“论证引申派”常令读者不得其意或其议论早已偏离作品本身,而陈子善等人通过资料搜集兼发议论的方式,使读者在阅读中得以证实赞誉或是批评。也许是受到吴福辉等人发现最新佚文《郁金香》的“激励”,陈子善踌躇满志地表示,他相信仍有未知的张氏作品、资料正待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