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国内足球>其他>正文
今夜请将武汉遗忘
发表时间:2016-7-27 16:58:39 来源: 浏览:

   

      20天来,这间俱乐部以加速度的形式从新闻中消失,它们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悄悄踢了场野球。

  山东、上海、陕西争冠白热化, 长沙、深圳、辽宁保级白热化,只有武汉落单。好像一个班的同学齐声朗读,门外剩一个游来荡去的同学。10月2日正式宣布退出中超联赛后,武汉光谷俱乐部并没有停止训练,如今球员还在主教练朱广沪带领下跑圈遛猴,媒体也捕捉到李玮锋较劲跑步机的镜头,但这更像是为了来年找个好工作而准备好身体。

  现在,他们连踢场野球都不容易。10月16日,武汉俱乐部发布消息,原定10月17日16时在华中科技大学东校区中心体育场举行的与科技大友谊赛取消。取消的主要原因是有关方面认为在此特殊时期作赛,安保问题存在较大隐患。他们怕武汉球迷现场闹事。随后,正在举行55周年校庆的武汉体院与武汉俱乐部取得联系,双方同意17日15时在体院作赛,而这也是武汉俱乐部退赛后首次参加比赛。

  当日,武汉俱乐部派出的是二线队,主帅朱广沪和陆博飞等主力没到现场,李玮锋、王圣作为球队象征来了,但没有登场。考虑到比赛机会难得,俱乐部球员场上表现十分卖力,并最终以4比1的比分战胜对手。由于比赛组织仓促,看台来的观众大部分是体院学生,当然也有一些铁杆球迷从武汉三镇赶到,不过,这和往日俱乐部比赛已有天壤之别。

  对于年底前是否再组织赛事,俱乐部表示没有成型计划,一名官员说:“我们自己组织赛事难度很大,所以很低调,也无法对球迷承诺什么,希望球迷们谅解。”

  值得一提的是,失去比赛机会的武汉俱乐部仍然是警方眼中的“火药桶”。10月10日是队员放假归队的日子,当天计划召开全体大会,之前球迷在网络上发布消息要到俱乐部讨说法。10日当天,20余辆警车、1 0 0余名警察进驻位于市郊的光谷俱乐部,俱乐部大楼看不到球员的身影,而预计的球迷集聚场景并没有出现,球迷三三两两来到后,在大门口就被劝退了。整个俱乐部像是被警察接管,会客厅、预览室坐满穿防爆服的警察,俱乐部也很配合,总经理徐志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 不时有警察局电话进来,详细询问当天有哪些人来过,并要求徐提供前来采访的各地媒体名单以及到达离开时间。

  与退出时血脉贲张不同,武汉俱乐部现在在相关部门要求下完全低调,而武汉市媒体至今还受着“ 不报道, 不炒作”的政策约束。

  俱乐部球员至今尚无一人离开, 他们从周一练到周五,周末双[FS:PAGE]休,跟其他行业的上班族并无二致。但在平静的表面下,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小九九。俱乐部发言人揭长春说:“这可以理解,足球转轨一来,球员们的个人想法不尽相同,不像当年只是被动等着国家的安排。” 但是这些小九九目前尚不能有任何结论,大家更多地还是观望,至少要等到赛季结束后才能有相应的应对。而总经理徐志强说,俱乐部会按合同把球员工资按时发放到年底。

  武汉队球员可分为三类,一类是主力大牌( 比如李玮锋,王圣等人),二类是一线队18人大名单队员,三类是各梯队球员。主力大牌相对心态轻松,凭借他们自身已有的实力和经验,年底转会情况会相应乐观,而梯队的年轻球员因为有专业体制的省市两级体育局接手,也不至绝望,目前处境最尴尬、人心最乱的是那些打上一线队又没什么名气的球员,他们转会难度大、就业难度大。也正是这些人最希望有新企业接手俱乐部,至少这样他们还有球可踢。“他们希望球队不解散,而由新的企业接手,最好能买一个新壳,重新回到中超或者中甲。”武汉当地媒体记者分析说。

  而对目前是否有企业愿意接手这个问题,俱乐部并没有积极回应。刚退出时,俱乐部表示今后的重点是寻找接手企业,但时近一月还未有实质进展。之前有媒体报道说统一集团有意买下俱乐部,但徐志强表示了否认,“我是不知道这个事情,也许是与股东和董事会接触的,但据我所知,他们都不清楚这件事情,这种事情,是高层人士来决定的。”李玮锋粉丝会 与武汉体院的友谊赛,没上场的李玮峰被围起来签名。

    
李玮锋粉丝会 与武汉体院的友谊赛,没上场的李玮峰被围起来签名。


  近日坊间传出李玮锋可能去日本踢球的消息,但并没有得到李玮锋本人证实。日本J联赛联盟将于2009年推行“亚洲球员席位”制度,规定来自J1和J2的33个俱乐部,可以在原本的三名外援基础上再聘用一名来自亚足联会员协会的“外援”,大家可以同时上场。李玮锋年初与申花续约时就曾传出要往J联赛、K联赛发展的消息,目前他无球可踢,猜想发展成新闻乃是理所当然。不过李玮锋告诉记者,他现在还没有考虑出去踢球的事,一切都要等这个赛季结束再说。

  本赛季初因转会问题弄得沸沸扬扬的王圣,在武汉上岗不到半年又面临下岗。不过,同他在转会风波时声称要退役的想法不同,在目前情况下,他反而表示“再没考虑过退役的问题”。王圣现在在积极联[FS:PAGE]系转会,并且希望能以零转会的方式转走,“现在足球市场不好,如果转会费定得高了,肯定找不到出路。如果真的能零转会, 大伙儿肯定都很高兴。”尽管大部分球员都和王圣一样期待零转会,但从目前情况看,除非中国足协采取高压政策,否则武汉俱乐部单方很难同意。总经理徐志强告诉记者,“零转会是不可能的,我们是一个企业,这些队员都是我们真金白银买进来的,凭什么白送给别人?”

  目前有不少球员有兴趣投奔江苏舜天主帅裴恩才帐下。

  裴可说是武汉足球历史上最成功的教练,离开武汉后他在江苏打开了局面,带领舜天冲超成功。裴在武汉俱乐部退出中超后曾表示,愿意为昔日弟子的出路想办法。不过,他也不可能大规模把武汉球员带到江苏,他还得根据队员的实际水平以及江苏队的实际需要来遴选。目前,武汉队前锋周燎,前卫邸佑在跟裴恩才积极接触,周燎入选了本届国青队,而邸佑则是裴恩才在八一队时的爱将。

  在转会期到来后, 家在外地的球员绝大部分将离开武汉,而本土球员则很难离开。

  王文华是前健力宝球员,1996年开始为武汉效力,曾两度入选国家队大名单,在当地拥有不少铁杆球迷。尽管过往的职业生涯还算辉煌,但他表示不会离开武汉足球,“我的决心就是不管最后结果如何,都会坚定地留在武汉,即使是打乙级联赛,我也愿意留下来。”

  而朱广沪的去向目前还是谜。在重感冒痊愈后,他又出现在基地训练场上。训练结束后,他还是照例把球员们集合到一起鼓劲,不过,以前是喊“武汉,加油”,现在则是“足球,加油”。朱广沪和武汉俱乐部有三年500万的合同,退出中超后,合同可能提前结束。“不管朱指导将来怎么打算,我们会按合同把他的工资发放到年底。”俱乐部发言人揭长春说。

  朱广沪现在深居简出,不愿与媒体交流。10月10日,北京电视台两位记者想采访他,在宿舍门前等了半个小时未能如愿。揭长春连续敲了四五次门,高声说“朱指导,北京来客人了”,照样吃了闭门羹。

  就是有记者采访到他,他也只是说:“目前我还是武汉队的主教练,在其位谋其政。”

  近日国青队赴沙特打比赛,中国足协曾发文件要求征调武汉俱乐部前锋周燎和门将吴言。一开始俱乐部还有抵触情绪,不过后来还是放人了。

  对于俱乐部一直声称要完成的“起诉中国足协”动作,目前也没有实质性进展。据悉,俱乐部律师建议不起诉,因为胜诉可能性不大。而俱乐部官方表示,是否起诉,什么时候起诉,内部还在商讨过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