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青少频道>难忘校园>正文
一个人的烟火
发表时间:2016-7-27 15:13:01 来源: 浏览:

   

      烟火,从来都是寂寞的。

  一个人的烟火,就是两个人的寂寞。那个放烟火的人在等观看的人,而他要等的人,却正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等待烟火的降临。

 

  新年里的西雅图,天空中飘着细微的雨雪,空气清冷。

 


  维林低着头,疾步走在午夜的街头,他的黑色风衣的衣角被风卷起,又落下,再卷起。近来西雅图的治安状况不太好,常常会有抢劫这类新闻见诸报端。想到这里,他不安的看看四周,下意识的把手中那个袋子攥紧了一些。没有月亮的晚上,只有路灯散发出淡淡的光。几只流浪猫狗为争垃圾筒的食物在街边撕打着,逃窜着。是啊,这么晚了,除了自己,谁会去公园呢?他自嘲的笑笑,继续前行。

  市立公园在靠近西雅图市郊的地方,维林的家以及工作地点就在市郊农场,所以他步行去市立公园只需十几分钟。

  维林远远就看到了“SEATTLE CENTER PARK”的指示牌,还有那两扇古老的雕花铁门。他用力推开其中的一扇,铁门吱吱呀呀的后退,他闪身进去。

  公园里的照明设施似乎被关闭了,一片漆黑。维林心里一颤,急忙从口袋里掏出手电。刹时,光线温暖了四周。面前是郁郁的常青乔木,它们伴着林荫道向公园的深处延伸开去。圣诞节时下的一场对西雅图来说极为罕见的大雪,还在树冠上积压着,枯黄的小叶乔木撑着伶仃的枝条,在光影的晃动下显的诡异而又凄凉。

  维林不敢多看,沿着大路快速向公园中心的翡翠湖走去。

  前方越走越开阔的话,就是快到了。翡翠湖的周围有一大片开阔的空地,一到五、六月,这里便是芳草和鲜花的天下。但在眼下,只有荒芜的冻土,到处是田鼠和斑纹蛇的洞。

  维林找了一块平坦的地方坐了下来,同时把手里略显沉重的袋子放了下来。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维林是个羞怯、胆小的男孩。他长着一张东方人的面孔,很清秀,但眸子却是灰蓝色的。因为他的美国爸爸娶了他的中国妈妈。

  以前在学校里,维林常常受到同学欺负,因为他打不过那些健硕的男生。他回家哭诉,但是脾气不好的爸爸总会咆哮他不象男子汉,而妈妈总是有跳不完的舞会。所以,维林喜欢上网,在网上对陌生人倾诉他的苦恼。

  高中毕业后两年的日子,维林就是这样度过的。在农场帮爸爸干活,偶尔驱车去市里送货,其余时候就是上网。

  生活仿佛一滩死水,维林仿佛是身在其中的一条鱼,奄奄一息。

  直到几个月以前,维林在网上遇到了[FS:PAGE]一个叫APPLE的女孩,她刚从中国来,在西雅图一所私立大学读预科。

  维林的中文很好,所以一开始他们的交流就不成问题,很快,便无话不谈。APPLE善解人意,幽默开朗,维林常会被APPLE逗的开怀。APPLE如阳光一样,把维林的灰暗和阴郁渐渐驱散。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可能是爱上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孩了。

  不然的话,我为什么半夜溜到公园啊,维林边想着,边打开身边的大袋子,原来,里面装的是许许多多的烟火,这些都是他精心挑选出来的。

  APPLE说过她喜欢看烟火,维林也很喜欢。

  这些烟火本来是准备为她在圣诞夜燃放的,但是,那天她没有赴约。

  第二天,也没有。

  ……

  今天,再等她最后一个晚上。

  手表的时针划过一圈,又一圈。

  维林失望的叹气。看来,最终还是要独自寂寞的看烟火了。

  随意抽出一支,是叫做“光明”的。ZIPPO的火焰跳跃了几下,点燃引信,“光明”尖叫几声,窜向空中。那是一颗又一颗的火球,然后爆炸开来,火花四溢。,湖泊四周一霎光明,然后,又归于黑暗。

  接着,维林点了一支“火鸟”,只见那焰舌妖娆的变换出各种姿态来,像鸟一样在半空中飞舞着。

  “盛宴”的个头很大,是袋子里最重的家伙,它被点燃后,五颜六色的光点争先恐后的从盒子里涌出来,越来越高,越来越亮。

  “嬷嬷的戒律”是个有趣的烟火,它吐出来的都是一节一节闪光的火线,酷似修道院嬷嬷手里拿着的棍子。

  “疯狂蚂蚁”爆发的时候还真是壮观,满天都是银色的细小火焰,密密麻麻的挤做一团。

  ……
维林伸手又去拿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幽幽的叹息。他颤抖了一下,慢慢回头望去,但是,自己的后面,除了旷野就是北风。听错了吧, 维林咒骂了一声自己的胆小。

  这是最后一个,维林最喜爱的烟火。

  他默默拿起ZIPPO。

  他用轻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喃喃:“这是给你的,APPLE。”

  “咯嚓。”一声枯枝被踩断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他慢慢扭过头……怎么?那里站着一个黑影?

  维林觉得空气都快要凝固了,他下意识的按亮了手中的火机。原来,是,一个修长高挑的女孩,小巧苍白的东方面孔,黑发柔顺的垂在肩后。

  她走近来,盯着他,神情激动,目不转睛,“你是不是……维林?”

  他吃惊的,瞪大眼睛,“APPLE?是你吗?真的是你?”

  女孩哽咽着点头,“是我。维林,我圣诞夜没来这里赴[FS:PAGE]约是因为当时我在纽约,无法赶回来和你放烟火。我怎么都联系不到你…对不起…我今天刚回来,想来这里试试还能否遇到你,但没想到,六天过去了,你还会等我。”

  “嘘!”维林笑了,用食指遮住嘴巴,“不用解释,不用道歉。你能来,就好。”

 

  维林点燃了那最后一个烟火,然后很自然的牵起APPLE的手——自然的仿佛他们一直都是这样——走到几步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APPLE,你的手好冰冷啊。

  你也是啊,冷的好像是大理石。

 


  引信在慢慢爬行。

  维林微笑着,侧着头说,“APPLE,你知道吗,我一直在等你和我放烟火。”

  我一直等一直等。

  从圣诞夜,到现在,第七个晚上,我才等到你。

  你知道吗,等你真的来了,我反而都不知道该怎么高兴了。

  引信燃尽了,烟火开始冒出白烟。

  APPLE羞涩的笑着,“维林你知道吗?我在纽约时报上看到新闻,说圣诞夜里,西雅图一名男子在去公园附近被人抢劫,中枪身亡…我当时就好担心。后来联系不到你,我还以为……。”

  维林依然微笑着,只是那双灰蓝色的眸子里不知何时溢满了悲伤。

  后来我觉得自己真是乱担心,维林你说过你的中文姓氏是刘,可是那个报道里的男子叫WILLIAM·LAWSON,根本不会是你嘛。

  “砰!”一颗烟火喷射出来,然后很奇异的扩散开来,变成了一个淡蓝色的心型图案。APPLE开心的笑了起来。

  维林还是微笑着。

  APPLE,我只是记得,在这里等到你,放烟火给你看。

  谢谢你,真的很美。

  “砰!”又一颗烟火跃上夜空,迅速化成粉色的心型,与还未消散的蓝色心交织在一起。

  维林,记得你说过,你的烟火从来都是一个人的烟火,自己给自己的。那么,现在,是2个人的烟火了吧。

  “砰!砰!”越来越多的烟火幻化出各色的心型图案,纠缠、嵌套在一起。
不,APPLE,这永远是只属于一个人的烟火。

  她没来的时候,我等待着。

  她到来的时候,我却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忽然,不再有烟火迸发出来。

  然后,就那么一瞬间,所有的心开始坠落下来。

  坠落的刹那,它们就变成了一颗一颗闪亮的星星,像流星雨一样,划过西雅图的夜空,凐灭在未知的远方。

  APPLE站起来,在这场烟火的狂欢里,兴奋的尖叫。

  维林也在微笑,只不过,有一些泪水涌出了他灰蓝色的眸子。

  维林,这颗烟火[FS:PAGE]叫什么名字啊。

  它叫“一个人”,因为它很寂寞,寂寞的灿烂着。

  APPLE,你为什么不问我叫什么名字呢。

  你叫维林啊。

  APPLE你还真是笨的可爱呢,那是我给自己取的中文名字啊。

  是吗,那么,WHAT"S YOUR NAME, SIR?

  APPLE,我爸爸是LAWSON农场的主人.他叫JACK·LAWSON。

  我的名字,是,WILLIAM·LAWSON。

  维林,你真幽默。哈哈,我好害怕啊。

  APPLE大笑着把目光从空中收回来,回头望去。

  可是,她的笑容慢慢凝固了,最后消失了。

  因为……

  四周,安静极了,只有旷野和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