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青少频道>视点>正文

陕西网瘾少年持刀逼母要钱 吸毒父亲:网瘾比毒瘾强

发表时间:2013-7-31 14:59:46 来源: 浏览:

7月上旬,宝鸡陇县温水镇团结村,这个留守少年儿童众多的村子里,15岁的少年凯凯(化名)因为网瘾发作,用小刀逼着妈妈要钱上网的事情曾让很多人感触颇深。

    有统计显示,中国的留守少年儿童人数已达5800多万,这一群体普遍存在学业失教、生活失助、心理失衡、亲情失落等问题,引起各界越来越广泛的关注。从此种意义上说,凯凯已成为农村留守少年儿童情感虚空的一个典型样本。

    15岁的凯凯(化名),对于网吧游戏的迷恋,并没有因为几天前,派出所民警的一次训话而有所改变。宝鸡陇县温水镇,凯凯住的村子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团结村。团结村和温水镇相连,傍着镇子的优势,这个原本经济并不发达的村子,临近马路的门面房里,有人做起了网吧生意。

    36岁的老板苏攀林给网吧起名为信息服务社,但对于凯凯来说,无论叫什么,这个不足20平米的黑乎乎的房间,多年前就已经成了他的乐园。

    难以割舍的《穿越火线》

    苏老板的电脑已经换了几茬,凯凯永远知道哪台电脑网速最快。通常进入网吧后,他很少和任何人讲话,这个15岁的少年,脸上总是带着与自己年龄并不相符的冷漠。迅速打开机箱,屏幕开启,他空洞的神情,才会在此刻有了冲动和兴奋。

    这是7月17日,听说家里有人要来,凯凯一转眼就从炕上不见了人影。天上下起了小雨,凯凯一路小跑进入网吧,上瘾再次战胜了几天前在派出所里给民警叔叔的“保证”。从一部叫做《穿越火线》的游戏开始,凯凯熟练地选择自己喜欢的“武器”,一般是杀伤力最强的冲锋枪和锐利的尖刀,手指惯性敲击着键盘。跳动的火力和刀影,“血腥”遍撒的角落,凯凯在和网上很多并不认识的人暗自较劲,奔跑-射击-冲杀,配合着游戏中人物的动作,他的身体也在摇晃用力,还有呐喊。

    妈妈吕小燕背着4岁的弟弟在网吧找到凯凯。网吧的水泥地上扔满了烟头,虽然是夏天,网吧门帘却是加厚的,空气不流通,弟弟进去时就咳嗽起来,妈妈的叫声也没能让凯凯听见,直到记者拍他的肩膀,他才受惊似的转过身,疲倦中夹杂着愤怒。 在过去的很多时间里,凯凯的这个表情令妈妈害怕。

    这个39岁的女人,因为丈夫长年在外打工,一直独自承受着凯凯的网瘾之痛。几天前,她报警以期让警察来管管自己的儿子,凯凯被带到了镇上的派出所,[FS:PAGE]民警很认真地训导了这个有网瘾的男孩。但仅仅过去了三四天,《穿越火线》的游戏,再次把这个男孩召唤到这间黑色的小屋里。

    “这孩子已经完全不理人了”

    70多岁的爷爷清楚地记得几天前,凯凯被民警带走的情形。

    那是7月9日一大早,凯凯再次问妈妈张口要200元。爸爸长年在外打工,爷爷不再操持家事,花钱的事情一直由妈妈做主,200元,足够凯凯上一周的网。

    陇县县城离温水镇只有10几分钟的路程。在县上一家网吧里,凯凯的初中同学亮亮(化名)在那里做网管,通常,凯凯就在那里上网,“来了就基本吃住在网吧里,一周时间都不用回家。”

    说是同学,亮亮也不过与凯凯在一个班里待过几个月时间。去年9月,初一结束的凯凯坚决不去读书了,他的成绩很差,退学时,学校也压根没有挽留他。而亮亮,初一没上几个月就退学了,亮亮父母在河南打工,奶奶根本做不了这个孩子的主。一次上网,凯凯碰见了亮亮,从那以后,只要来县上,凯凯就在亮亮的网吧里上网,亮亮会把网吧里最好的位置留给凯凯。有时候,两个男孩同吃一桶方便面,却并没有太多的言语交流。

    自从退学后,凯凯基本不在家里待,每次问妈妈要200元,足够上网一周就行,这样的情形维持了好几个月。直到7月初,妈妈觉得,“娃肯定是病了”,因为连续几个月,这个15岁的男孩回到家里,除了睡觉,饭量也大减。

    “连最基本的和人打招呼都没有了,”妈妈吕小燕虽然只读过几年书,却懂得“和人交往的重要性”。爷爷也发现,“这孩子已经完全不理人了”。妈妈猜,一定是上网才成了这个样子,她决定不再给凯凯上网的钱了。

    一下子没了上网的钱,凯凯像无头的苍蝇一样抓狂。最初的几次,妈妈不给钱,他就用小刀划妈妈的简易衣柜,两扇衣柜的门已经被划得到处是豁口,妈妈最终又给了钱。

    曾经的那个聪明可爱的孩子哪去了

    父亲马建明也不知道该和儿子说些什么,这个40岁的农民,记忆里仍旧存储着儿子三四岁时一些美好的事情。那时,他和妻子带着儿子在北京一家工地上做厨子。每逢吃饭时,凯凯便拿着勺子在工地上吆喝工人吃饭,有时还边吆喝边唱歌,惹得工人们夸奖夫妻俩养了一个聪明可爱的孩子。

    到[FS:PAGE]了上学的年龄时,马建明夫妻俩继续留在北京打工,5岁的凯凯回到老家和爷爷奶奶住。吕小燕一直觉得,儿子的改变是从那时开始的。爷爷脾气不好,“不听话”的凯凯经常被爷爷打得满村子跑,凯凯从小学开始就不怎么爱学习,越不爱学习越挨爷爷的打。凯凯8岁那年过年,吕小燕和丈夫从北京回来,发现儿子见了爷爷就躲,吕小燕便决定留在家里照顾儿子。自从妈妈回到家里,凯凯就基本不和爷爷说话了,再大一点时,爷爷压根就管不住凯凯了。

    村里28岁的媳妇王红梅一直觉得,凯凯变成这样,与村口的网吧脱不了干系。 王红梅是外嫁的媳妇。她说,这个村子,“80%的儿童都是留守儿童。”团结村是个名副其实的靠天吃饭的村子,除了村口几户人家改造门面做起了农家乐生意,凯凯家和王红梅家均因为在村子深处,靠有限的山地收成,根本就不够维持家里的开支。自从王红梅嫁到团结村,丈夫就一直在外打工,一度,王红梅也随着丈夫打工,直到要生孩子。若不是孩子没人带,王红梅断言自己“肯定和丈夫双双都在外打工。”

    村子里,旧房已经不多,那些有能力盖新房的人家,基本上,年轻的儿子儿媳都要在外打工才行。外表一新的团结村,村子里面的路却没人修,下雨天,泥泞不堪。 高中毕业的王红梅告诉记者,逢到这样的天气,又是假期,那些留守儿童能到哪去玩呢,“基本都会去网吧。”王红梅觉得,凯凯走到今天这一步,也不能完全怪孩子,“周围的环境把孩子熏染成这样了”。

    对此,网吧老板苏攀林觉得挺委屈,他一直不承认自己提供上网服务的地方叫“网吧”。 苏攀林开着一家手机专卖店,除此之外,他还代理着联通的业务,他一直坚持自己的这个地方叫网络信息服务部,是“专门为成人提供网上查阅资料用的。”实际上,苏的信息部提供的服务也包括网络游戏,在刚刚过去几个月,苏的上网收费为每小时3元,几天前又涨了5角钱。

    什么能代替父母给孩子的感情?

    7月17日,记者在苏的网吧里找到凯凯时,网吧里没有一个成人,那些专注地飞奔在网络战事里的孩子,最大的上初三,最小的上小学三年级,而他们背后的墙上,偌大的牌子上赫然写着“未成年人不得入内。”对此,苏的解释是,“根本就挡不住,偷着就跑进来了。”

    在60岁的杨春霞眼里,“偷着进网吧的孩子,第一次就要被教育好。”和团结村大多数的爷爷奶[FS:PAGE]奶一样,杨春霞和老伴担负着教育两个孙子的“重任”。儿子和儿媳在北京打工三年,12岁的大孙子和9岁的小孙子,一直被严格要求不能进网吧。

    大孙子9岁时曾和同学进过苏攀林的网吧,被杨春霞发现后,美美打了一顿,回到家,又被爷爷狠狠地打了。从哪儿以后,大孙子再也没有进过网吧。

    杨春霞知道,爷爷奶奶对孩子再好,也代替不了父母和孩子的感情,为此,她要求儿子和儿媳妇,“必须每周和孙子通电话。”

    而15岁的凯凯,在第一次被发现上网吧时,也被爷爷打得半死。那时,爸爸在外打工,妈妈有了弟弟,只能来回地奔波在家与爸爸打工的工地之间。那时,家里没有电话,爸爸基本一年见一回,妈妈不仅对爷爷的爆脾气无能为力,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凯凯沟通。在吕小燕的记忆里,凯凯从很小的时候,“就不再掉眼泪了”。

    在吕小燕心中,凯凯仍然没有长大,这个15岁的男孩至今没有自己的房间,吕小燕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要让凯凯一个人住。家里的老屋刚刚拆掉,新翻修的院子还没有来得及打上水泥。新盖的主客厅,北侧是凯凯、弟弟和妈妈的卧房,一张大炕占据了房屋的一半,弟弟的玩具堆在炕沿边上,一些已经残缺不全。通常,生气的凯凯会愤怒地扔掉弟弟的玩具。

    不上网又能干吗呢?

    妈妈现在最幸福的事情是,偶尔,从网吧回来的凯凯会和弟弟挣着看电视,弟弟爱看动画片,凯凯不爱看,弟弟就把遥控板藏起来,凯凯找到时会摁着弟弟挠痒痒,这时,两个孩子就咯咯地笑起来。

    从派出所回来的第二天,爸爸硬拉着凯凯去医院检查,他担心凯凯吸毒。医生说,凯凯没毒瘾,爸爸说,没毒瘾就好,网瘾总比毒瘾强。爸爸就又去打工了,新盖的房子,后院还需要钱拾掇。

    爸爸走后,凯凯虽然不再去县里的网吧上网,却也离不开村口的网吧,他仍旧缠着妈妈要钱,但口气温和了很多。派出所的民警说,下次再发现拿着刀逼妈妈,就会抓他进看守所,凯凯就怕了。

    通常妈妈会把钱控制在10块钱以内,这样他仍旧每天可以上2-3个小时网。不上网能干吗呢,除了捂着头睡觉,凯凯自己也不知道。 有统计显示,中国的留守少年儿童人数已达5800多万,其中4000多万年龄在14周岁以下。这一群体中普遍存在学业失教、生活失助、心理失衡、亲情失[FS:PAGE]落、安全失保等问题。有人说,父母常年外出务工,对留守学生的影响大多是负面的,特别是家庭不完整造成教育和感情缺失,导致学习成绩不稳定,行为道德失范,心理畸形发展等。如不加以重视,整个社会都将为此付出代价。如今,被凯凯划破的衣柜,妈妈已用两块布缝补。下雨天,妈妈从网吧把凯凯叫回来时,热腾腾的荞面饸饹已经出锅,但凯凯不吃,却不知从哪儿拿出一袋方便面坐在炕上干嚼。

    远在西安的爸爸以为凯凯已经不上网了,其实是妈妈怕丈夫担心,哄他的。

    爸爸正在琢磨让凯凯来西安打工。这是团结村大多数辍学孩子的命运,问凯凯愿不愿意来,凯凯不说愿意也不说不愿意,妈妈只能在一旁叹息。这个善良的女人,希望儿子能够戒掉网瘾继续上学,但眼前,这个曾经活泼可爱的男孩,却难以给妈妈一句完整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