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首页>青少频道>心理健康>正文
如何面对领导的压制
发表时间:2016-8-15 17:24:18 来源: 浏览:

   

用青春报复压制
  刚工作的她遭到女领导压制,她用特殊的方式报复了她……

  成千上万人来深圳的原因可能不尽相同,但他们的目的却大体一致,就是寻求新的生活空间和发展机会,从这个角度来看,尤晴是一个另类。她对记者说来深圳就是为了报复——“报复我在
  老家时的单位领导,这个女人太贪、太霸道了,我也要让她难受难受,要不非得憋屈坏了。”记者觉得奇怪:且不论你该不该实施报复,单从空间上看,那人是在你的老家当领导,而你却跑到深圳来报复她,这岂不是南辕北辙、隔山打虎吗?
  听完尤晴的讲述,记者惊诧面前这位双目清纯的北方女孩,竟有如此老谋深算。
  尤晴从会计专科毕业后,应聘进入一家国营公司做财务出纳。她刚上班,办公室进来一个中年妇女,昂首挺胸,气度不凡。办公室的同事都马上起立,争先恐后问“欧总”好。被称作“欧总”的女人笑容可掬平易近人,对尤晴说:“小姑娘是新来的学生吧?以后要多向老同志学习业务,好好干吧。”尤晴顿时受到鼓舞。
  中午科长单独对尤晴说:“你们这批学生来公司,都是欧总亲自批的。如今能进咱们公司可不那么容易———有机会你应该去当面谢谢欧总,有利于你以后进步。接着又感叹:欧总一天到晚那么操心,可一点都不像五十岁的人,多会保养啊!”
  尤晴对科长一席话似懂非懂,有人就好心指点:“科长那是让你给欧总送点化妆品表示表示。”又体谅地说,其实人家欧总也不缺别人送什么东西,不过就是表达一下对她的尊重而已,也是人之常情。
  尤晴就跑到化妆品专卖店,一看,一套接近中档的化妆品要四五百块钱,还很不体面,可稍微高档一点就要七八百上千元,比她一个月的工资还多。龙晴断章取义地想起“人家欧总也不缺别人送什么东西”那句话,就打消了送礼的念头。
  第二年一开春,公司全体员工大会上欧总部署全面工作,其中一项是员工内部轮岗。第二天,人事科通知尤晴被轮到了食堂当仓库保管员兼管卖饭票。科长提醒她应该立马去找欧总汇报思想。
  尤晴当时有点赌气,心想只要有一技之长,早晚会得到重用,何必低三下四求别人;而且除了学历和业务,她的相貌也远远高出人均水平,逛街时回头率也相当高,从而就更加强化了有恃无恐的心理,导致她坐失了一次扭转被动局面的时机。
  一天财务科长专程来到食堂仓库说:“欧总批评我不该放你到食堂来,说是浪费了人力资源,让尽快把你调回去。”正要出门的科长好像猛然想起一件事,又说欧总有个侄子,各方面条件都不错,我看你们俩挺合适,我找时间安排你俩见个面。尤晴说考虑考虑。后来她听说欧总的侄子好酒性烈,曾在群殴中把人打伤并因此进过公安局,就拒绝了科长安排的见面。
[FS:PAGE]   从此,科长再也不提让她回财务科的事了。这还不算完——两年后公司实行全员竞争上岗,她被划入了分流人员,流到了公司三产小卖部。不久小卖部亏损关门,她就顺理成章地下了岗。
  她不服,顶头上司们说,你得罪了我们都不敢得罪的人,还想怎么样呢——好多事情早都定好了,不过就是走走程序。尤晴想弄个明白,就径直走进了欧总办公室。
  欧总说:“哎,这不是小刘吗?我也是太忙,没顾上过问轮岗上岗这些事。你这孩子也是的,要早来找我就好了。等再有机会,我会想着你的事。”
  尤晴说在她走出欧总房门的时候,就在心里发下一个毒誓:现在你让我吃哑巴亏,我一定会让你有苦说不出。
  一周后,她已经人在深圳,并且成为家乡一个集团公司驻广东办事处的出纳兼办公室内勤。这些都是由办事处孙主任一手安排的。拿着通过重金送礼辗转得到的推荐信,和50岁出头的孙主任第一次见面时,她没叫孙主任,也没叫孙叔,而是称之为孙哥,这样双方间的代沟就被填平了。再加上“老乡见老乡”以及熟人推荐的多重作用,当然也考察了尤晴的能力,孙哥当场拍板把她留下试用,还破例委以重任。此后尤晴就自觉地把照顾孙哥生活为己任,不仅每天早晨都送上他爱吃的早点,而且还把他放在办公室里的西服、领带和衬衣拿去干洗熨平,再舒舒展展地送回来。一次主任感冒在家休息,尤晴上门慰问,就在他家住下了。他对尤晴说,活了这么大岁数,还从来没哪个女人对他这样温柔关怀和体谅,真是无以为报。尤晴说我什么回报也不要,只要能在孙哥身边就很满足了。
  一天晚上主任在冲凉,客厅里电话响了,尤晴拿起电话说:“你好,哪位。孙哥正在冲凉,要我叫他吗?”对方说明天找他面谈吧。就挂了电话。第二天晚上他俩吃完饭正在看电视,门被敲开了,走进来的却是欧总,一副兴师问罪的劲儿。看见尤晴,她愣了几秒钟。到底是经过大事的人,随即单刀直入地问:“这么说昨天晚上是你接的电话了。说说吧,你是怎么把我老公勾上的?”
  尤晴恍然大悟似地说:“哎,这不是欧总吗?我可不知道孙哥是你老公。你要是早说,我决不会把生米做成熟饭,这么说起来你也不是没有责任。还是我让你一步吧,谁让你们是合法夫妻呢。”尤晴说完就扬长而去了。
  尤晴对记者说,报复欧总的目的虽然已经达到,但她又遇到了新难题。一是没想到孙哥干脆将错就错,非要跟欧总离婚,和她结婚不可,“他在电话里说已经对我难割难舍了。我觉得自己对他其实也有了感情,可真要长期在一起生活,就太别扭了。”二是她离开了办事处,不知道该回老家还是继续留在深圳。
[FS:PAGE]   记者认为,尤晴用这种办法报复欧总是很不可取的,属于以恶抗恶,她自己也不合算。另外,不管是回老家还是留在深圳,她首先应该和主任彻底断绝一切来往,至少在他离婚以前应当这样做,否则就会错上加错。再者她是个有专长的年轻人,希望她脚踏实地工作,开始全新的阳光生活。